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自新]来自新的未来 01

·觉中心,觉季是夫妻。意在缅怀已逝的瞬,有少量瞬季,觉瞬腐向

·原著剧情向,在不改设定的基础上YY,相当于外传。希望不要在细节上认真...



第1章 起因


今天是周一。叫早季起来吃过早饭后,我到妙法农场去上班。

这里位于郊区,景色十分美丽。特别是像现在的晚秋时候,当阳光照亮附近的区域,包括著名「黄金乡」水田里种植的稻穗,一片金黄好像流沙般在眼前展开,随风轻轻摇曳,美不胜收。

可农场里的景象,依旧让人提不起好感来。永不褪色的七彩蚕茧、外来的丝绢虫、苗圃沫蝉、深红巨峰,以及被改成产肉机器的牛和猪,被当做泌乳机器的母牛,和为了方便剪毛被改造成毛毯状的绵羊,一切都让人感到不舒服。

当时,我和早季指名要来农场上班的时候,遭到了她的反对。我能理解这点,因为我抱有着和她一样的心情,厌恶着这里的一景一物。可我却不能告诉她真实原因。

例行问候了在这里工作的员工,打理完业务,我便离开了农场,来到研究室内。

由于我做的是品种改良与基因工程相关的业务,每天都要穿着白大褂,和实验台上的植物或动物打交道。这着实不是件有趣的事。忙活了一段时间,我便为被藤间女士叫走一事而感到解脱。

十多年前的化鼠叛乱,让在教育委员会担任要职的鸟饲宏美女士不幸牺牲,听说在不久以前,藤间女士便顶替了她的位置。

不过,她作为教育委员会的意愿,突然过来妙法农场找我的行为确实不太寻常。我遍遍反复清洗手中试管里的溶剂,确认实验器具都被放回远处,万无一失后,才走出实验室,去往接待室。

没人会在闲暇时间来农场看风景的,所以接待室十分空荡,只有藤间惠理一人。

“朝比奈先生。”

见我来了,藤间惠理站起身。与鸟饲不同,她尚且年轻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和坚毅,一看就是一位谨慎负责的人。我先是关注到这点,然后隐约觉得这张面孔有些面熟,仔细一想,才记起她和妻子的关系不错,以前我和早季在一起时,曾见过她几面。

“藤间小姐。”于是,我压抑下心中疑惑,露出微笑,“真是好久不见,你是早季的朋友吧?”

“是的。我和朝比奈小姐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认识,不过说不上熟识。毕竟教育、伦理委员会是独立运作的两个机构,”

“这样啊。不知藤间小姐今天到这里,是为何事?”

纵然她与早季相识,但这么突然地找到我,也应该是因为有什么急事吧。

藤间犹豫了一下:“这个,其实......”

见她欲言又止,我道:“坐下来说吧。”

“好。”

藤间惠理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她的背挺得笔直,姿态端庄,但神情隐隐流露出忧郁。

“今天来得这么突然,打扰到你的工作,我感到很抱歉......作为教育委员会的一员,我本不该直接拜访与我们机构关联不大的妙法农场,但有一事,我打算和您商讨下。”

我认真地听她说了下去。

“......朝比奈先生也知道,近期在新生儿身上出现的异常情况吧?十二年前,在野狐丸的带领下,化鼠一族在夏日祭奠上叛乱,利用自创的刀枪、热武器大范围地屠杀人类,甚至奴役一名人类孩子杀人,造成严重的骚乱和大量的伤亡。

“作为结果,化鼠被给予灭族的惩罚,可是战争给町民带来了极为深远的不良影响。一直到今天,这种影响依然存在。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便是持续增高的恶鬼与业魔发生机率......从二一三〇开始计算的话,新生儿缺乏攻击抑制和愧死机制的概率提高了三倍有余,也就是说,比起十年多前的三百万,现在平均一百万人中就有一个孩子可能成为恶鬼或业魔。”

我同意道:“的确是这样。”

这些信息被教育委员会严密封锁起来,可是总有透风的墙让它们暗暗泄露出去,所以就算是像我这样职位不高的普通町民,都能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

藤间惠理苦笑了一下。

“这样推断,未来的机率大概会更高吧。当然,为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我们委员会早已打算从教育方面着手,涉及到幼儿期的情操教育、母子关系,乃至道德伦理,甚至洗脑性的宗教教育,委员会都有尝试。

“......一切都以不让恶鬼或业魔出现为目标,我们对新生儿,采取或洗脑或‘排除’的方法。可是就这方面而已,到目前为止,任何一个机构都没有说能够100%杜绝他们的诞生。”

因为我参与这份工作也有类似的目标,听到这里,心情也自然沉重了许多。

“想彻查新生儿的基因有没有攻击抑制、愧死机制的缺陷,的确太过困难。这种变异基因很难被仪器检测出来,而人为检查的时候,就更难达到完美了。”

“朝比奈先生就做着相关的工作啊。”藤间惠理感慨道,目光落在我的白大褂上,若有所思,“但是,虽说基因的缺陷和变成恶鬼与业魔的可能性是直接挂钩的,却不是说‘有基因缺陷的孩子一定会变得如此’,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耐心地等待下文。

“我的观点是这样的。”藤间惠理说,“即便基因有缺陷,也能通过后天的教育,对伦理道德产生一定的认知,即通过‘理智’来矫正自己的行为。”

我突然想到:“恶鬼是这样,但业魔出现的原因就是自身无法控制的咒力外泄,那么即便受过教育......”

“是的,你说的没错,在业魔上行不通。”

藤间惠理压了压太阳穴,苦恼道:“这么多年了,像你们这样的研究者也没发现业魔出现的主要原因,才导致教育委员会的工作难以继续,伦理委员会也一直处在不安之中。”

这话暗含抱怨的意思,但我没有强硬反驳,因为我毫无办法,同样地,所有人都毫无办法。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罕见地有些焦躁,可能是因为她提到了业魔这个词,让我想到了一段模糊又清晰的过往。

“藤间小姐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些吗?我理解你的担忧,可我的工作涉及基因分析不多,没有什么资料可以帮助你们解决问题。”

“我知道,但我今天并不是代表教育委员会来的,而是因为答应他人的请求,要把一分文件转交你手里。”

藤间惠理在随身携带的包裹里翻找。我则感到疑惑。既然不是代表教育委员会,又有谁会让她亲自跑一趟呢?不会是......

藤间惠理将一个信封递到我手里。

信封是新的,握在手里有十足的厚实感,想必装了很多东西。

我找到了写信给我的主人署名,表情顿时由疑惑转为惊讶。半晌才怔愣地问:“为什么......这是......”

藤间惠理将我的反应尽收眼中,她显然知道我在问什么。

“原因有两点。其一,你的成长经历特殊,幼年时没有被限制思维与想象力的广度。那起事故极为特殊,知情者屈指可数,当时的朝比奈先生虽然被抹去了相关记忆,却还是将一切回忆了起来,所以有再次调查的资格;

“其二,前议长大人......富子女士认为你有能力与相应的勇敢、应变力,以及责任感。这个任务可以交到任何人的手中,但她最信任的、认为最适合去完成的都是朝比奈先生你。”

一时我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对这方面没有任何的研究。”

藤间惠理说:“富子大人并没有打扰你的意思,这份信封里记录的事你可以选择不读,也可以选择不做。”

我看着她,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早季有收到同样的信封吗?”

“我不知道。不过,由于我上面提到的新生儿基因变异机率增加,我们各大机构都处在恐慌中,于是最近,有关恶鬼和业魔的研究就被提上伦理委员会的议程,成了需要被最悠闲解决的问题。希望朝比奈先生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像你现在所做的一样,对社会作出贡献。”

对社会作出贡献吗?我终于叹了口气。

“是的,我知道了。”



-TBC-

评论
热度(4)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