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喻叶] 异间道01

这是一片难得的正剧向文章(`・ω・´)

虽然关于剧情已筹谋已久[笑哭]它还是个不怎么正经的脑洞。

给大家安利掩面娘的《贵圈真乱》,建议看了1984后去看,题材轻松但主旨非常沉重,心情不好时点进容易抑郁......[为什么我每次发新文都要安利orz

叶←喻,大方向是这样的,还有些单箭头需要猜......

下面开始


       第一章


       傍晚时分,太阳还未完全落下。一个男人行路匆匆,连续往穿过相反方向行走的人群,向街角一个不显眼的楼房奔去。

       那个楼房看似是个办公楼。他走进大门后,坐在前台的接待小姐露出微笑——虽然那微笑很是冰冷,也公式化失足:“先生您好。”

       男人西装革履,衣着笔挺而正式,像是从某些死板的头脑会议里走出来的大人物。但他的脸上却摆着与接待员完全相反的友善笑容:“那个,我是来找叶修研究员的,他应该还没下班吧?”

       接待员听了一愣,“是研究员吗?”

       虽然这是个办公楼,但大部分楼层都被租给了各个公司办公。那些公司都是正规的企业,做得不外乎是经济、教育和旅游方面的业务。大部分人来时都不会注意到,除了这些耳熟能详的企业,公寓楼地下还有一所极大的研究室,专门被分派给那些或者刚刚大专毕业,或者资格老成的研究人员做实验的。

       接待员打开电脑,边查边用依然冰冷的口吻道:“是的,这个时候他们应该还下班。你要找人,我帮你问一下吧。”

       男人嘿嘿地笑了,“好的,好的。”可能是察觉到这里的温度有些高,他脱下套在外头的西装,随意地放在前台前的旋转椅上。“你慢慢查,我就在这里等。”

       接待员对着键盘噼里啪啦了一阵,抬起头:“可以问一下你找叶修先生的原因吗?”

       “和叶修......嗯?呃......我们是朋友。”男人的笑容僵了僵,好似有些尴尬,“我好几天都联系不到他,有点担心,就打算到这里问问看。”

       “好的,请稍等。”

       半晌,她打字的手停顿了一下,露出为难的神色:“我帮你查了,可员工的名字有些多,你知道他的电话吗?”

       男人似乎更加尴尬了,支支吾吾道:“那个,他不用手机......”

       “啊?”接待员的眼皮在跳,但转瞬她就平静了,研究人员嘛......总是有些特别的习惯的。“那就只能麻烦您在这里等了,我下楼去叫他。”

       男人郑重地点点头:“麻烦你了。”

       他坐在大堂中柔软的椅子上,望着外头即将落下的太阳,略带感伤地叹了口气。打开手机随意地翻看着。邮箱里除了一封封工作邮件外什么都没有。

       他又点开了那个可爱的企鹅图标,茫然地寻找那个人的昵称。一叶之秋的头像是一张字符,上面写着单单一个“笑”字,可仔细一看,那字写得奇怪,竹子头下的两点几乎成了横线,明明是笑,倒像是哭了一般。

       真是应景啊!他望着那个黑着的头像,有些哭笑不得。明明前段时间还发生了那么大事,那个人怎么就一声不响地消失了?就算已经分手,日常问候几声也是好的啊!可叶修还真像是消失了似的,一连一周不上QQ不看消息,只让他一个人急得团团转。

       ——好吧,有本事你就等着,抓到你肯定给你好看!男人阴郁地想着。

       不远处的电梯门打开了,接待员小姐直直走过来。她的面色依旧冷淡,让人窥不出一点情报来。男人站起身,跟着她走到前台,拿起高椅上的西装外套套到身上。“怎么样,他是不是在下班?”他问。

       “不在,”接待员瞥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兴趣一般。“你说的叶修我下次确认时,他们说他在一周前就已经辞职了,走得十分突然。”

       “什么?!”男人瞪大眼,“他已经辞职了?”     

       “原因我可不知道。他在附近公寓里这里报销的房间也退了。就我感觉,这里的人员流动还是算很快的,你不用太惊讶。”

       “我擦,我当然要惊讶!他在这里没有房子,退了公寓要住到哪里去?”男人惊讶地说着,自然知道得不到答案的他此时有些不知所措,“不会吧,你百分百确定他已经走了啊?……他怎么会突然辞职呢?”

      “先生,我说了,您再问我也是不知道。”接待员小姐虽然不耐烦,脸上还是那副冷淡而疏离的表情:“连你都联系不上他,那我就更没办法了。而且,您不是这里的员工,咨询完了就请离开吧。”

       ……

       ……

       ……

       酒吧中灯光昏暗,人影纷乱。觥筹交错间,人们又饮下了一大瓶不知什么品种的酒水。空气中弥散着奇妙的香味,参杂着各种不同的气味,十分醉人。如果再伴有重金属乐器的刺耳响声,那或喝醉或迷醉的人们就会在舞台上高歌起舞了吧。

       幸好这里的音乐声并不吵,类型也不是欧美那边出名的摇滚,而是轻缓而悠扬的纯音乐曲调。布置十分有雅致,门口和四周的墙壁上装饰着深色挂饰,天花板不是一张死板的平面,而是微微向上凸起,成为一个圆润的弧形。

       喝醉的人几乎没有。人们似乎只是为了体验一种情调而来,只点一杯红酒或者清酒轻轻啜饮,品尝之余还要享受一番环境带来的幽谧感。这里的确异常宁静,适合在繁忙工作后的工作族们停步歇息。

       从外面看,店门口的标牌平淡出奇,要只是路过,一般人或许还认不出这是一间酒吧,而是一家咖啡厅,或者卖酒水的店铺之类的。

       叶修开着刚租下来的车路过时——也是这么以为的。

       事情发生在一周前。

        他离开公司后收拾好所有东西,果断买了火车票,坐上火车,然后就来到了另一个城市......所谓人生地不熟,一定是这样。到处都是不熟悉的风景,到处都是不熟悉的建筑。他又是乘公交,又是乘地铁转了大半天,才终于找到了租车的地方。

        一天的驾驶和运动后,身心俱疲的叶修感到十分口渴。开车时正好路过了这家店,他又想着和合居人的碰面时间还差很久,就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检查了后备箱的行李,便向店里走去。

        大概真的是外部装修和他对陌生城市的不熟悉的缘故,直到叶修推门进去,才发现虚有其表的咖啡厅其实是个酒吧的事实。他当成就要推门出去;一个热情的声音突然说道:“欢迎光临!先生,请到那边坐。我们这里的酒水非常全面。先生不喝酒也可以点些果汁或者软饮料,都很好喝唷。”

        叶修的步伐猛地止住了。要留住一个人其实有很多方式,而眼前这个声音的主人,显然就完全没有给他拒绝的理由。更何况大部分时候,人是会为拒绝而感到尴尬的......

        叶修向眼前那人看去,发现那是个看似尤为年轻的青年,染着绚丽的金发,穿着轻便而时尚,不像是属于这里的人。他有种微妙的气质,能让人在初次接触时就感到亲切......大概是自来熟。他本来还犹豫着,但青年仿佛察觉到他的想法般,快速说道:“如果要休息的话,我们里面也有房间可以让您休息的。”

        服务这么好?叶修有些被说服了。他思考了一会儿道:“菜单给我看看吧。”

       “好嘞。”

       拿过菜单,叶修将各式饮品一行行扫过:“一杯西红柿汁。”他对那些太过酸甜的饮品不太感冒,对酸甜感微弱的饮料却十分喜欢。在一家酒吧里点果汁是件古怪的事,但青年显然并不奇怪,在纸上划了一笔之,道:“只要这个是吗?”

       叶修不知实在为什么解释道:“我不喝酒。”青年笑起来:“哈哈哈。”半晌他“啊”了一生,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这年头不会喝酒的人多了去了,根本不用奇怪。有些人是醉酒体质,而有些人嘛,是能喝却不喜欢它的味道。这都是很普通的事了。”

       “醉酒体质?”叶修饶有兴致。

       “啊,”金发青年解释道,“就是滴酒能不沾,不然一杯倒。”

       叶修本人是一杯倒的体质,倒不觉得这有什么难为情的,不过不想让别人发觉倒是真的……于是他只是笑:“呵呵。”

       “现在人少,东西应该很快就能上来,五分钟吧,之后您想坐多久都可以。就是如果开了车来要关注下警车……我感觉先生好像不太熟悉这里嘛,可能不知道,那边马路旁边的都是违章停车,很容易被路过的交警贴罚单拍照的。”青年快速说道。

       叶修望向窗外,道:“几分钟应该不要紧吧。我的确刚刚过来。”

       闻言青年就眼睛发光了,兴奋道:“我也是外地人!过来读大学呢还不到四年,刚开始本地话都听不懂,食物更吃不惯,总之过得特别艰难,但待久了就习惯了嘛。这里的交通很方便的,据说每走两分钟就会遇到一家餐厅呢……如果你要去哪里,问我也可以。我就在附近上大学……”

       五分钟后,叶修连黄少天这学期的课程平均分是多少都知道了......他垂头丧气地发现这个活泼的青年其实有很强的倾诉欲,这是一种恨不得将有关自己的一切都袒露在外的人。或许是因为习惯,或许是因为孤独。

       但说实话,这些和他的关系不大。生活中大多数偶然相识的人,都没有足够的缘分再次相见,更何况他马上就又要启程了。

       “对了,那个是我朋友,今天被我拉过来玩的,正好他也刚来这里不久,你们还真是有缘唉。” 黄少天开玩笑地说着,然后回头大声道,“是不是啊队长!”

       叶修回过头时,正巧看见那个坐在不怎么显眼的位置的黑发青年静静笑了,却没有回话。他的存在感可能不低,但或许是因为黄少天的缘故,一直被掩盖了下去,仿佛和空气糅合。也是,如果不是黄少天提及,可能他根本不会注意到这家店里他人的存在。总觉得那人的气质也十分特别,那副样貌也好像在以前见过一般......

       叶修一瞬间就有些恍惚了。

       他盯着那个黑发青年久了,竟也出了神,没料这时黄少天神秘兮兮地凑到他身旁,然而带着兴奋地压低声音道:“比我大一届,是不是很帅!但我跟你说啊,我一直觉得这个家伙特别闷骚......”

       “少天,你够了啊。”黑发青年终于开口了。

       几乎是同时声音就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黄少天摸了摸鼻子,抱歉地笑了:“呵呵,我们总是这样,你别介意啊。”

       叶修觉得有趣,说道:“没事的。”在这里呆了不久,他的心情却舒爽了许多。“我结账吧。”

       “哦哦,欢迎下次再来。”黄少天将账单递给他,笑得别有深意,“这里还是晚上的人比较多。但今天我是来代班的,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了。”

       虽然知道以后可能不会再遇见眼前的这个人,叶修依旧客套地说有机会会再来的。临走时他注意到角落边的那个青年也站了起来,似乎打算走了。本只是随意的一瞥,没料对方也在这时抬起头来,撞上了他的目光。青年随意地微笑起来。

       结果还是叶修出于一种微妙的尴尬的心情,先转开了头......他还是觉得这个人对他来说有些熟悉,但却回忆不起那熟悉感的来源。他对人的长相虽说不太敏感,但对不同气质都会留下印象。

       这么说来,大概是什么性格相似的人吧。

       ——罢了,反正不会再碰到。

       他付了款,揣着钱包就走了出去。这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天色漆黑一片,看似和酒吧内的环境毫无差别,而且还更加清冷了些。幸好在里面待的时间不长,租来的车还完好无损地停在路边。他登上去,开动了发动机,踩下油门。

       在陌生城市的马路上,车辆缓缓驶向他未来的居所。


评论(2)
热度(23)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