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坑:P5(P5天下第一!!!)
ES(Fine,英all)
小英雄(出轰;出胜)
全职(喻叶;喻all)

大概是主角攻控党,爬墙飞快
写文只为自娱自乐,三次学业繁忙所以时间不多。就算被催更,不想写的终究不会写了......
评论每一条都有认真看,没有回的在这里统一说一下,谢谢你的支持和喜欢!在冷逆圈碰到同好,多么有幸。

但愿所有人,不忘初心。

[喻叶] 男友力三十题 - 第一题

其实我感觉...这个三十题好像有点太苏了,苏到不像喻叶

但毕竟这么久都没有写什么,好歹产出一点什么吧(`・ω・´)

慢慢更的样子。最近入了剑三坑,因此有点散漫,我还是慢慢戒...

最后,我果然不适合写段子。真是一写就越来越长。

嗯,今天是双十一。


  
  这几天,天空中乌云密布,显然马上就要降下雨来。

  叶修对下雨的厌恶虽然比不上下雪,但下雨时蚀骨的潮湿以及压抑氛围,也足够让他受的了。所以每当下雨,只要不是情况所需,他是不愿意在家里挪动一步的。

  可当他一边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转换,一边下意识地摸索口袋,准备找出根烟来抽时,却发现烟盒已然空荡荡;再翻找抽屉,床铺这类自己可能藏东西的地方,也没找出一根烟来。

  被烦闷感所笼罩的他终于紧了紧手,握成拳状,然后仿佛下定决心般,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在一连串连贯的动作下不假思索地套外套,换便鞋,推门而出。

  可毕竟考虑不周,走到外头才发现忘带了伞。这时雨才刚下起来,细小雨点嗒嗒地打在身上、水泥地上,也不会留下什么水痕。

  叶修抬头忘了眼阴暗的天色,心里却不禁庆幸地想到,好在没下大,买完烟跑回去还来得及。

  然天不随人愿,当他嘴里叼着跟燃烧的烟,手插着口袋,正迈着潇洒的步子从小卖部走出来,等待着的已是一场倾盆大雨。下雨就是这点不好,雨量突然加大也不会提前显现出任何预兆。这种感觉就像是前一刻还沉浸在侥幸中,下一秒就被雨水哗得冲散——这比喻真是有够巧妙。

  叶修不想走,但更不想跑,所以他就站在小卖部的雨棚下,一边看雨,一边看从烟头冒出的灰烟缓缓升入空中,扩散直至消失。

  这样吸了没多久,他就有些郁闷了。这雨看似不会在短时间内停下,那究竟要下多久?比起这个,那偶然落在衣服上的雨点倒更让他烦恼,这种毛料外套是要手洗的,就算他执意要扔进洗衣机,估计也会被某个人拎出来......
  说起来,最倒霉的还是这突然下大的雨。照这劲头,今天是要被永远困在这儿了?

  叶修继续郁闷地盯着灰蒙蒙的天空。

  手伸进现在只有一盒烟盒的口袋,沉闷地想着,手机这种必需品下次果然要买啊!

  想完就不想了。要说一般人碰到暴雨的态度,普遍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雨小了,或者是见雨停不下来了就提速奔回家去,叶修却不。他权衡了一下现在跑回家去与继续等待的利与弊,发现前者带来的麻烦至少是后者的数倍,因此毫不犹豫地选了后者......但是,可能是今天背运走得更多,天好歹也让他在最后走了一次好运。

  尽管时间在他脑中的流速异常缓慢,现实世界中,现在过了还不到十分钟呢。叶修叼着烟,烟灰掉了一些,烟到现在还没抽完,就见远处一个人影举着伞,朝这个方向缓缓走来了。

  叶修到对方走近才完全反应过来,表情变换了几个,最终停在最坦然的那个。

  “这么巧,是你啊。”

  “的确是很巧。”

  喻文州没有收伞,也没有看叶修,反倒是无奈道,

  “你又忘带伞了。”

  “呵呵,常事常事,你这不是带了?”叶修那个“巧啊”的巧还没发出来,音就止住了。这么近方便观察,他才看见喻文州虽穿了一套便衣,但却没带任何东西在身上,包括雨伞。

  “对了,你怎么只带了一把伞?”他的语气甚至有不应出现的责备之意。

  喻文州笑笑,对这种莫须有的指责毫不在意。他倒是故作轻松地道,

  “没有那么巧,本来我也不是来接你的。”

  叶修无话可说了。

  可能他也是意识到雨突然下大可不是喻文州的错,自己没带伞也不是,因此心中有愧,表面就不做表示。

  此人有时虽容易给他人以冷漠不留情面的印象,但其实并不自大,更不是那种容易骄傲的人。实际上,在待人的事上,叶修是表现得极为内敛的。

  半晌看喻文州站在原地,又没说什么,他才顺着接上话,“那你是来干嘛的?”

  喻文州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雨是突然下大的。”

  叶修笑道:“呵呵,看来你不能预测天气嘛。”

  “那是你。”喻文州转过头来,似乎问了他一个深沉的问题,“你知道要看天气预报么?”

  “那种东西大多不准。”叶修说。

  “的确。”喻文州表示赞同,他望着雨棚外的细密雨滴。

  “下次不能相信。”叶修强调。

  “嗯,不过没看过你也没法证明。”喻文州终于收了伞,他回答起叶修刚才的那个问题,“我刚刚散步过来,雨就下大了。”

  “呵呵。”你看那预报果真不准吧,叶修嘲笑。

  “照这么下下去,好像也没头......”

  “不如叫辆车,你不是有手机嘛?”

  “车可不是这么叫的。”喻文州无奈地道。从这里跑到家也不过十几分钟,他倒是很奇怪为什么叶修有能力和毅力等到现在,“我们走回去吧。”

  叶修望了那唯一的一把伞一眼,却没答话。

  大量雨水冲刷街道,好像在做着一次极其彻底的清洗。说起来这个时候很容易看出道路的质量,因为那些凹凸不平的,不论是否是偷工减料造成的的地面坑洼都会被雨水填满。走路要注意不能一脚踩下去,就算不会失足,时不时被车辆行使过溅起的水花洒中也是极有可能的。

  叶修走得并不小心。他要顾忌着许多事,比如不被伞挡住视线,比如让自己的身体一侧完美站在伞边之下的同时,还要注意不撞到喻文州身上,这几乎花去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其实他不是特别在意,喻文州也是。

  但不知为何,就像是本能地抵触与除自己以外的人过度亲近一般,他到现在还和这个人保持着一种奇怪的距离。说近,不是,说远,也不是。一定要解释的话,叶修会在他认为恰当的时候选择前进或后退,随着恋情的继续依旧努力维持着游刃有余,这样才能和喻文州平常沟通。

  但他注意到喻文州刚才还好好举着伞,现在却突然握住他的那只手时,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这么显然的吃豆腐,该放任不?

  他不动声色,他也不做声响。叶修眼见那只伞在用力不均的伞把作用下,一点点快倒下去了,他赶快将它扶正,结果却发现喻文州的那只手还这么握着,好像在坦言宣誓着某种光明正大。

  算了。反正只有一把伞,一个人拿着就会偏心,叶修就让他这么握着了。
  他一边走,一边态度自然地打岔道,“我们是直接回家还是?”

  “嗯......你想再去买盒烟也是可以的。”喻文州停顿了会儿道。

  “我们已经湿了。”叶修不说,但他确实在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衣服被淋湿程度。然而如果要比较,只能说他湿的程度是一分,喻文州就是三分。  

  “反正都要洗。”

  对方答得漫不经心,步伐却放慢了一点。叶修注意到了眼前的红绿灯,因此也跟着停下来。

  他发现每每自己有挣脱的意思,雨伞总会向喻文州那边倾斜一点。这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喻文州不怀好意的同时,却也失了大半继续挣扎的积极心。也罢,是说喻文州连更犯规的事都做过了,只是牵个手能算什么呢?

  带绿灯亮起,行进再次开始。连绵不绝的雨水落在雨伞上,嘀嗒作响,并无特定规律,却仿佛某种催敏大脑的魔音。现在叶修望向哪里都是一片空茫。他早就不再观察周遭,只一心顾着跟着喻文州走了。

  那把伞依旧是略带倾斜的,不知是有意无意,而两只手自然还是牵着的,一点没有放开的意思。


  -END-


评论(4)
热度(40)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