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坑:P5(P5天下第一!!!)
ES(Fine,英all)
小英雄(出轰;出胜)
全职(喻叶;喻all)

大概是主角攻控党,爬墙飞快
写文只为自娱自乐,三次学业繁忙所以时间不多。就算被催更,不想写的终究不会写了......
评论每一条都有认真看,没有回的在这里统一说一下,谢谢你的支持和喜欢!在冷逆圈碰到同好,多么有幸。

但愿所有人,不忘初心。

[喻叶] A Telephone Call(中)

上篇在这里

x 开lo时看到好多提示!谢谢你们的喜欢!!
x 本来想一次发完的,但实在是卡文卡得厉害,所以进展特别慢...我有预感这篇会越写越长,然后生生从短篇掰到中篇【

虽然晚了很久,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来自开总很久很久以前的点梗,写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正好也加了进去~~总算是原了这个梗【开心



^^


在这个高度繁荣的城市中,地铁线路发达,四通八方。


他没多少时间就到了家,放下东西,躺倒在床上。床头柜开了盏小灯,但丝毫无法驱散开室内的黑暗。


秋季昼短夜长,这个时候天黑下来也不奇怪。


奇怪的只是,他完全没有产生困倦感。就算是软绵绵的床也不能引起身体的一点睡意,而且他的大脑清醒无比。


难道是今天已经睡够了?


叶修不禁寻思到。


如果在公司没有睡着的话,这时通常就是他想要睡觉的时候了。从晚上五点睡到七点左右,再精神抖擞地爬起来,待吃过晚饭后,一直战到明日凌晨。


幸亏在公司睡了很好的一觉,还未被任何人打扰,因此到现在都觉得精力充沛。


叶修从床上坐起身,赤脚踩着毛茸茸的地毯,在卧室里转了一圈,来到放电脑的书桌前。


那里摆着一些水果,几袋零食,一杯矿泉水。他一般不做晚餐,所以经常以便食充饥。亲自下厨总是少数的。


他走过去,刚想拿起一个苹果,忽然瞥见摆在桌子边缘的一封文件。


……几乎是同时,就想起了今天答应郑轩的事。


财政报表!


他倒是忘了这茬!


拿起那封文件夹,叶修踱步到床前,将手伸进公文包的最外层。幸好,他临走时留了一个心眼,带上了这张名片。


XH路庆丰新村东区,坐落在靠近城中心的位置,与他住的地方只隔了一条街。


如果步行过去的话,还可以走地道,最多也用不了十分钟。


可就这么毅然过去,不管怎么样都是说不通的……而且为什么一定是实体文件?那个人连个接收附件的邮箱都没有么?


叶修看着那件文件夹上面的封口,发现它完全没有封死,不由唏嘘起郑轩的不谨慎。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公司的财政文件,他就这么放心交给他,还不带封口的?


不对,这好像是他主动要过来的。


想到这里叶修就觉得头疼,要是平常,对这种事最不积极的就是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但既然已经答应下来,再做不到就太恶劣了。


叶修在房间里宅了一会儿,做了两件事。


第一是在QQ上敲了下郑轩,询问他打电话的情况。因为叶修本人没有手机,平常用的是公司和家里的座机,所以对他这事只有爱莫能助。十分钟内得到了回复:对方的电话依旧是关机。


然后他登上网络,查询了一下庆丰东区的情况。本以为是高级住宅的别墅一类,实际那里只是一栋普通的公寓楼,应该不会发生被保安拦住不让进的情况。


他在家里磨蹭了一会儿,打开衣橱,一连换了几件衣服,都觉得不太满意。平常的生活习惯让他没有时常购进新衣的习惯,所以衣柜里大多都是一种品牌款式的衣服。


试着穿上上班时需要的西装,又觉得太过正式。夜晚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人总是格外引人注目,可穿得太过随便也会显得不妥……等等。


站在镜子前用异样目光打量着自己的叶修,有些奇怪于自己现在的行为。


又不是要去见客户,这么紧张干什么?


为刚浪费掉的时间稍微略微可惜,他迅速把西装脱掉,然后从橱柜里找出一套便装,随便套在身上,然后就维持着这种不修边幅的形象来到门前,换了鞋子,拿了钥匙,踩着七点半的点准时出发了。


这时太阳落下,天色已完全昏沉。微凉的秋风让他不禁将帽衫拉链拉到了顶,双手插在口袋中保持温暖。


到达小区门口时叶修遇到了一位门卫,对方用沙哑的声音问他楼号,然后打了门禁电话上去询问。叶修在门口等得有些局促,幸好门卫放下电话后朝他挥了挥手,意思说是“行,你进去吧”。


叶修拿起放在一边的文件夹就往里面跑。


一路进楼上了电梯,内心还尚存着几分忐忑。毕竟这是直接跑到上司家里来了,虽然是不得已的行为,虽然事实上也没有什么,但他依然为这个行为感到不妥,而这不仅仅是因为职位高低的问题。


叶修稍微思忖了一下,心道,也许因为那个人是喻文州。


而他对喻文州这个人的存在,似乎就有着某种抵触。


理由说不清。实际叶修在被调换到总裁办公室后,并没有和他说过几句话,甚至连问候都没有过。即便同处一室,对方在那里停留的时间也很短,通常只有正午左右,一等太阳往西偏斜,便会离开。


就算有时他有东西要递交,也只是工整地叠好放在喻文州的桌上,从没有出现过当面汇报的情况。


因此,要说到和这位上司有什么真正的交集,这恐怕还是第一次。


他来到一道铁门前,在门与墙壁的夹角处看到了一个木制鞋柜。上面整齐摆放着的鞋昭示着房主正在家中。因为时间紧迫,叶修也没有过多注意。到了地方就赶紧去按响门铃。


喻文州通过电话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到来,所以很快就来开了门。门被打开时,叶修还有几分尴尬,因此没有进门的意思,站在原地就开门见山地说:


“郑轩说这个很紧急,还要在九点之前递交给你。我尝试过打电话,但是一直没通,正好在名片上看到了你家地址……”


他礼貌性地说明着,同时瞥了一眼室内,为井然有序的布局微微惊讶。


喻文州并没过多询问,很快接过了那份文件,“我知道了。”


“嗯,那好。”叶修说,“因为地址近我就这么过来,真是打扰了啊。”


“没有没有,多亏你拿过来。”


喻文州笑着把门拉开了一点,及时阻止住他将要说出口的话,“外面太冷,要不你进来坐坐吧?”


“啊?不了,我还是先回去的好。”叶修正要拒绝,却因为突然闻到屋内传来的一阵菜香而微微一顿。


喻文州注意到了,笑笑说:“我在做晚餐。”


“哦,你还没吃饭?”


“你吃过了吗?”


“我还没。”叶修说着。


他打算送完东西就立即回去吃饭。现在才刚到七点四十分,还不是很晚,因此根本不用急。


喻文州有些诧异:“这么晚了还没?”


“呵呵,”叶修笑道,“我就吃了一个苹果。”


这是实话。将近半个小时前,为了搜索这栋小区的情况,他根本就来不及煮碗面充饥,正好水果篮里还有剩下的水果,就拿了个苹果糊弄着吃下去。

水果当然是无法充饥的。刚才有顶着寒风赶了好一段路,现在的叶修完全可以说是饥肠辘辘,所以刚才闻见屋里传来的饭菜香味,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喻文州闻言,便将门推得更开了些,对叶修道:“外面太冷了,你要不要先进来?要不了多久,几分钟就好。”


叶修本来急着要走,但听他说只有几分钟,也就妥协了。电梯前的走廊是很冷,而喻文州家里显然开了暖气,进去呆一会儿也不为是个好选择。


“这么打扰没关系么?”


他一边问着,一边换上喻文州放在地上的拖鞋,然后慢吞吞地跨进门内。


毕竟是自己擅自来访别人家,即便是叶修也有些拘谨,但喻文州没有显露出丝毫介意的样子,带他进来后,依次简单地介绍了下家具的摆放位置,还有各个房间的名称。


叶修对装饰这类东西兴趣不大,对房间主人的品位却还是肯定的。


这里有许多设计精巧的东西,家具的式样虽然不同,却没有使用太多深色,因此就算是在没有阳光的傍晚,也不会显得太过昏暗。


客厅的光照很强,打开灯时,光芒能照到每一个角落。或许是房主刻意而为,这里虽然亮堂,灯用的却都是清一色的暖色光。墙壁上有着极浅的淡纹,在柔和的暖光照射中,并不会像一般的白墙般刺痛双眼。


这样的环境,简直太和谐了!


叶修一边坐到沙发上,一边在心中感慨道。


喻文州后一步进门,见他已经享受般躺在沙发上了,不由笑道:“平常我这儿的来客很少,所以只要有人来了都会很乐于招待。你还是这周第一个来的人。”


“是吗?平常都没有人来?”


叶修瘫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就这么阖上眼。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沙发,质地太过柔软,让躺在上面的人极想就这么躺着,然后舒服地睡过去。


“是啊,可能是和我熟悉的人比较少的原因吧。”喻文州说着,将叶修刚交来的文件夹收好,然后走向厨房。


叶修则是在原处眯了眯眼,为了这时驱散突如其来的睡意,开始打量起客厅周遭的摆设来。


这里布置得整洁,东西看似不多,却一应俱全。


沙发前有一座茶几,表面透明,下面放着一个木制的篮筐,装有各种不同的杂志和书籍。


往旁边望去,电视旁边还有一台不怎么显眼的长方形铁箱。


叶修一开始没有分辨出那是什么,直到看到旁边叠放的光盘盒后,才知道这是台CD播放机。靠在左右两边的两个音箱似乎也是为它服务的,它们面向整间屋子,可见那台机器运作的时候,音乐肯定会被传递至这里的每一角落。


播放机啊……他的脑中有什么瞬间闪过,但因为速度太快,什么都没能抓到。说不出的奇异。


而再回神过来,就已经是喻文州叫他过去的时候了。


叶修本不打算在他家停留,更别说吃饭,但对方的认真态度让他不好推脱,况且吃一顿饭嘛,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情。他一向对能占到便宜的事来者不拒,加上喻文州客气的说辞,想了想便答应了。


看到满桌的食物时,心喜是不由自主的,但叶修却没有把这份欣喜明显地表露出来,只是规规矩矩地在餐桌旁坐下,礼貌地道了榭,表明自己冒昧来访还受到如此招待的惶恐。


“不不,怎么能说惶恐呢?”喻文州一边笑,一边把一双新拆的木筷递给他,“我做饭总是爱做多,今天你能帮忙吃掉点,也是对我本人的支持呀。”


叶修闻言抬头道:“我也是顺路过来……”


“其实你什么时候过来都没关系的,”喻文州说,“我一直欢迎。”


“呵呵,那真是客气了。”面对这种表面热络实际是客套性质的话,叶修始终不大上心,嘴上也是应付着回道:“喻总做的饭很好吃。”


“那个称呼,”喻文州微微一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说道:“不在工作的时候听别人这么叫,总觉得有些生分。你不如叫我的全名吧?”


“喻文州?”叶修刚说出口就就产生出一丝违和感。不管怎么说,这么叫他实在有些不习惯。虽然他把那丝不自然藏得很好,还是忍不住悄悄偏开了视线——莫名的尴尬。


喻文州假装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接着提起道:“前段时间公司装修,想来你搬到我的办公室了,也没个认识的机会。没想到今天刚碰上面就已经在家里了。”

叶修没深想他要认识自己是什么意思,咽下一口饭,张了张口道:“平常没和你打过招呼,我还以为你不在那里办公。”


“呃……”喻文州别有深意地笑,“其实我一直都是在的。”


“那好像只有中午的时候吧?”叶修反驳,语气带着点讽刺,“郑轩今天就以为你在,结果找遍了整栋楼都没找到呢!”


“是吗?”看来郑轩没找对地方啊,喻文州想。他实际上目睹了那位进门后和叶修交流的全部过程。


“即便不在,手机也应该开着吧。”叶修说。


喻文州听出了他指责的意思,带着一点点无奈和不快,知道这肯定是他为此费了好多劲的缘故,心里暗自好笑,嘴上却正经应道:“我下次一定记得。”



“……呵呵,也不是这个意思。”叶修赶忙说,“就是说手机这东西开着方便联络,万一以后有急事……当然不是说你。如果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再往这儿跑一趟就好。”


“你还愿意来?”喻文州问。


“当然。”叶修大方承认了,“东西很好吃啊,反正我在家里吃得也就是那几样,怎么能跟这里的比。”


喻文州笑笑:“客气了,我只是比较喜欢自己下厨而已,也说不上做得特别好。”


“不,是挺好的。每天这么做我一定受不了,你就不嫌麻烦吗?”叶修说着,见喻文州还坐在原位,而自己的碗已经空了,便抢先站起来道:“我去洗!”


叶修已经在他家蹭完了饭,现在还把碗筷留下肯定是没道理的。所以喻文州并没打算拒绝,“好,洗手台在最里面。”


叶修走进没有拉门的厨房,找到靠在中间的水龙头,打开后,先是把餐具冲了遍,用放在旁边的洗洁精简单擦了两下,最后冲净。


他正在找洗碗机,站在柜橱前,除了被一篮新鲜的蔬菜吸引去注意,还有一枚戒指*。


戒指像是那人洗菜时随手摘下的,被静静地放在流理台上。它的式样很朴素,表面锃亮,不像是带了很久的样子,或许即便是带了很久,也会时常保养,因此完全没有失去光泽。


毕竟这是喻文州的私人物品,叶修是不会拿的,但他看到它时,就像是受了诱惑般忍不住低下身去,好好观察观察它有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结果凑过头去,里外地打量,看见得不过也只是枚普通的戒指而已。


叶修弯着身,差不多完全趴在流理台上,盯住那枚戒指——没料喻文州就在这时走进来,顿时想打了鸡血似的站起来,慌忙解释道:“我没拿起来看。”


“没关系,只是刚才随手摘下了而已。”


喻文州将那枚戒指拿起,没看就自然地戴回手上。


是无名指?


叶修盯着那枚戒指,神色有些古怪。


他其实不太记得戒指戴在不同手指时代表的不同意义,平常也懒得去观察,抑或是八卦什么的,但回忆起有关喻文州的一切时,还是不住遗憾……或者说感伤?


虽然得知对方已婚,却没有一丝贺喜的心思,反而还有些……


喻文州见叶修神色变幻莫测,顿时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好笑道:“我还没有结婚。”


“哦,你不想吗?”叶修心下诧异,表面却平静地问。


“确实没有这个打算。”喻文州说。


“这样不错,”叶修点头赞同道,“考虑的时间长一点总比结完后悔的好。”


“我知道。”喻文州笑笑,直视着他说道:“但是对的人,已经遇到了。”

评论(6)
热度(111)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