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喻叶] 倾斜过度的人生18

x 推一首歌We are one - Kelly Sweet。这简直是首洗脑神曲,因为我循环了无数遍依然背不出它一句的旋律(迷の回音。

x 这章同样会有迷の人物出现,先不剧透......

x 因为时间久远,这里放一下第一章的地址,请点这里


^^


H市的夜景依旧繁荣。街道旁高楼耸立,路间车水马龙,行人匆匆,呈现一片忙碌景象。


叶修一手拖箱,一手拿包,跟在一人身后缓慢挪步着。


他穿着简单的T桖和长裤,头发乱蓬蓬的,一幅不修边幅的模样,迈步时深一脚浅一脚,更显得重心不稳。但前面的那人却走得很稳,因此无论从那个角度看过去,他的背影都是极为端正的,迈步的频率始终如一。


虽然叶修并不知道喻文州一定要下车送他的原因,但还是对此采取了无视,反正这个人想做的事情一般都是计划好了的,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选择,或者说即使拒绝了,事情也会如对方所愿地发展。


既然他坚持,那就坚持好了。


想到出差旅途的结束,度过今晚之后,上班的生活重新到来,叶修就禁不住惆怅。


说是惆怅,其实也不是那么的伤感,不过是在一段时间的过度放松后,对工作自然形成的怠倦感。


幸好他还有一个晚上的休息时间,然后才到明天周五。


叶修来到家门口后,本来以为喻文州要跟着进去,没料对方只是站在门口,没有再前进的意思。


“明天我会把你调到晚班,所以中午十二点到就好了。如果你要请假……”


“没事,我不请。”叶修看了看门又问,“你不上去坐坐?”


这句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虽说这是礼貌没错,可仔细寻思,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一定要请喻文州上去。


就在叶修为此微微烦恼时,喻文州摆手说:“不用了,我也赶着回去。”


“那就快回去吧。”


竟然拒绝了......叶修觉得奇怪,然后又为自己的奇怪感到更加奇怪,喻文州为什么一定要答应?


“我上去了。”他稍作思考便转过身去,将钥匙插进锁头里,咔嚓一声开了大门。


“嗯,明天见。”喻文州说着。


他看叶修打开门,进去,然后关上。背影消失在门之后,零碎的脚步声随着走远越来越轻,最终完全听不见。这才整了整衣衫,转过身离开。


出了小区,他的身影也逐渐融进了浓郁的夜幕中,再找不见。


与此同时,站在阳台上的叶修。


回到家后他首先换上拖鞋,脱了衣服,正准备扔进洗衣机,打开阳台的门后走进去,就看见楼下的喻文州。


见那个人拉着箱子越走越远,旁边没有任何人,他竟有一瞬间觉得,他的背影是那样落寞。


喻文州似乎与每个人都交往很深,但实际上他真正信任的很少,能同他交心的人更少。或许是因为城府深、考虑问题总比他人多一层的缘故,喻文州非常适合当很好的朋友,可是再进一步的关系或者了解,似乎就不可能了。


相反,叶修与大多数人交往浅,但交情却深。虽然这一点不会表现得很明显,但要是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与叶修相识之人,在经过一段或短或长的时间之后,都会自然而然地聚集到他的身边,成为知心者。


也许,叶修就是有着这样独特的气质与魅力。


直到看着他消失在门外,叶修才停止怔愣的状态,赶快打开旁边的洗衣机把衣服丢进去,按下开关,加洗衣粉,然后便听见电器开始运转的声音。


他走回到屋里,看见满屋一点都不狼藉的摆放物品,知道苏沐橙一定是又来了一次。


打开冰箱,果真发现多出了许些即食食物。


其中有酸奶,一些做好了放在塑料盒里的盒饭,两根盐水棒冰,还有些零散的小吃,总之是能够解决几天早晚餐的分量。


叶修拿出一个盒饭,发现上面贴心地贴着一张字条:


【今晚吃不完的话就扔掉吧】——是苏沐橙。


把字条撕下来,翻到背面。


【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一定要打电话么?


苏沐橙一般只会在QQ上联络他,很少麻烦他用手机。实际上,叶修的手机几乎是黄少天的专线……只有黄少天会时不时地打过来向他唠叨,于是叶修在很久以前就把它的SIM卡给拔了,反正家里有WiFi。


只有碰到大事,或者紧急到连以黄少天的手速都没法快点告诉他的事,叶修才会在家里一通翻找,把那张卡找到插回手机里。


不过,事情再紧急,就算天要塌下来,也是填饱肚子之后的事了。


^^


把盒饭扔进微波炉到加热完毕,只花费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再拿出来时饭已经盛在碗里了,因此也不需要再换个容器,从橱柜里掏出一双筷子即可即刻享用。


刚热好的饭冒着饭香,叶修边吃一口,边感慨这家伙的厨艺真是又有长进了。


在曾经苏沐橙还小,约莫十六七岁的时候,做出的饭还总是糊的,菜炒得味道不是太清淡就是太浓重,拿手功夫是煎蛋,但那蛋黄乃蛋白在煎完之后,无一例外都是硬邦邦,对于一定要半稠体蛋液的叶修来说,根本无法接受。


后来叶修从苏沐秋家搬走,不久后苏沐秋因为工作原因,在H市租了另一套房子,也从自家搬了出去。估计苏沐橙就是在那时开始致力于烹饪的,差不多半年以后,也就是做到现在这个地步。


味道不错......等会儿打电话,顺便道个谢......


叶修细嚼慢咽着想。


在搞定晚餐以后,塑料盒就直接被扔掉了。吃饱喝足的叶修半躺在沙发上,手在沙发靠垫中翻了几下,掏了一个小盒出来,然后便在盒中找到了存放已久的手机卡。


把卡装进手机,叶修拨通了苏沐橙的电话。


话筒中传来嘟嘟声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悦耳的女声打断了。


“叶修?”是苏沐橙。


“是我。”叶修说,又问,“那件紧急的事情是什么?”


“你等一下。”苏沐橙说。


话筒那边传来一段杂音,叶修没有仔细听也听见几个声音。有服务员的声音,还有嘈杂的人声,看来苏沐橙大概是在餐厅之类的地方。


她去那种地方干什么?叶修没多想,只听到一阵杂音中苏沐橙的声音:“叶修的电话。”然后就是……


“哥哥?”


是叶秋。


叶修微微一怔,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好久不见……”


“哼,反正我不打电话给你,你就永远不会想到打给我了吧!”叶秋说话的内容有些愤愤,但语气却还是平淡而温顺的,“混账哥哥。”


叶修没有在意这个称呼,直接问:“你和沐橙在一起?”


“是啊!今天中午本想过来找你,然后在家里碰到她了,就一起出去吃了顿饭。对了,你现在在哪里啊?”叶秋问。


“家里,沙发上。”叶修瞥了眼客厅。


“你现在就在家里?”叶秋惊讶,“那你可在那里等着啊,我这就要过去了。”


“欸等等,”叶修反应过来,奇怪地问:“你过来干嘛?”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你自己算算,你都已经多久没回家了!”叶秋窝火道。


“我现在就在家里呢!”叶修说着。


不知为何,他突然很想抽根烟,于是他拿着电话从沙发上站起来,到平常一直存烟的柜台前翻了翻,把打火机什么的都翻了出来,可是奇怪得是,竟没找到哪怕一个烟盒。


他又翻了翻平常藏烟的地方,果真,烟盒通通不翼而飞了。


“什么你的家,我说的是我们的那个家!”叶秋在话筒对面喊,只想把叶修的衣领拎起来使劲地晃。


“知道了啊,你要来我也拦不住你。”叶修说,过了一会儿又说:“喂,叶秋,你把电话给一下沐橙。”


“什么,你有什么事么?”


“好了,别管那么多,你先给她。”叶修说着,听到对面又是一阵杂音,然后苏沐橙便接了电话:“叶修。”


听见她平静的声音,叶修顿时十分的有气无力,拖长音调问:“我的烟呢?”


“被我拿走了呀!吸烟对身体不好。”苏沐橙说。


“我和喻文州在桂林这几天,酒店不能吸烟,巴士上和公司里不能吸烟,餐厅里更不能吸烟……”叶修投诉着,突然叹了口气:


“不过你拿走了就算了。别把电话给叶秋,先告诉我他要说什么?”


“是你爸爸传来的消息,他联系不上你,就直接找到了叶秋。因为叶秋也联系不上你,最后就遇见我了喽。”苏沐橙轻快地说。


然后她沉下声,又补充道:“说是关于相亲的事情啊……”



前:17

后:19

评论
热度(13)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