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楚郑] 凡人16

唔,做完作业我爬着来更新orz

虽然更的频繁,但下次十七十八一起更(因为进入剧情了实在不想卡),所以等到五三吧......!


  这间客室的客厅虽大,但要作为练习挥动虎魄刀的场所,那肯定是不够的了,而经过一段研究,楚轩刚刚完成了虚拟幻境的雏形,因此摆着试验的目的,给郑吒戴上了刚发明处的装置,让他进入一个构建的虚拟场所中,在大量消耗精神力的情况下,试探虎魄刀的真实威力。


  在一片伪造的场景中,毫无忌惮地挥着刀,郑吒对现状表示满意。虽然楚轩说给他两天时间,但郑吒有信心在今天之内就熟练地使用虎魄,这把可以说是威力强悍的刀,如果真是完全掌握了,他可以发挥出相较以前五倍,甚至十倍的战力。


  在虚拟的环境中,即便是受伤也没有关系,不过郑吒醒来的时候,却是一阵头痛欲裂,在巨大的痛苦下,就连思考的能力都要失去了,他的精神力极为低迷,恐怕要再过上十分钟,就这么在幻境中死掉也有可能。


  “不是说不会威胁到生命吗......”虚弱到连一根指头也动不了,郑吒面对天花板喃喃着。


  “下次不会了,”楚轩淡淡地说道,他看到疲惫躺在床上的郑吒,脸越加苍白,却因为刚用精神经历了一番运动,脸颊开始泛红......这本是非常正常的状况,但他的目光却莫名地阴暗下来......不过郑吒没有发现这一切,他还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轻轻喘息着,非常享受这歇息的时刻。


  清晨已经过去大半,眼看太阳将升到天空中央,楚轩叫郑吒起来,“一起出去一趟。”


  “出去一趟?”终于听到了实质性安排,郑吒瞬间来了精神,“我已经能熟练使用这把刀了......要一起出去战斗吗?”


  楚轩冷笑道:“战斗开始前,最重要的事是搜集情报......这是你自己说的吧?”


  “哦......是了,只是你最近一直没提这件事,我以为你已经掌握了什么线索呢。”郑吒挠了挠头,从床上坐起身。经过了一段小憩,疲惫的精神状态差不多恢复了,而他的战力几乎没有损耗,足以应对搜集情报时可能遇到的意外,所以他也没有准备什么,戴着龙晶项链就和楚轩出发了。


  走到门口时,还是遇见了那位妖媚的女恶魔,她张开嘴似乎想和郑吒说什么,楚轩立即回以标准的微笑,把她的这番话堵了回去......而全然没有注意到刚才发生了什么,这种表情却是把郑吒吓了一跳,他可能永远都习惯不了楚轩微笑的样子,更难想象这样温和的表情会出现他的脸上,因此每看到一次,都能受到巨大的冲击。


  不过更大的冲击接着到来,楚轩竟然又摆着那副若无其事的表情揽住他,亲密地向自己身边靠了靠紧......这个动作让郑吒直冒冷汗,毕竟是在人前,即使是听过楚轩的情人说辞也感到相当不适应,他试着挣了挣,但对方虽然表面看似正常,其实根本是用了不可抗力。


  直到消失在那位女恶魔的视线之外,楚轩才慢慢放开了他,而郑吒收回那只隐隐作痛的手臂,既愤慨又莫名,正想开口却被楚轩止住,“观察一下四周。”


  郑吒疑惑地环顾四周,这才惊讶地发现天使......是的,天使,他们或长着一对翅膀,或长着两对翅膀,悠闲地行走在本属于恶魔的城市中,其中还有一些相貌极为美丽的生物,他们没有翅膀,据那优雅的举止来看,应该是从地界来的血族,这些血族们看似都不怕阳光,像是显摆一样和天使并行着。


  举目望去,到处都是外族人,虽然这些人会向郑吒投来目光,不过很快就移开了,大概凭借他的外表来看,只当他也是只劣等的血族吧......至于旁边的楚轩,投来的视线当然更集中一些,但毕竟他披了斗篷,全身和小半边脸都被遮住,就算看也看不出什么,所以那些注视着们也是兴趣缺缺,很快就收回了打量的目光。


  (这......真是太奇怪了。)


  此刻的挪亚城,被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照中,昨晚没有看清的建筑,现在则是显出了它们原来的模样,那样古老,那样肃穆,像是站立在一片平原上矮人族们。郑吒一边缓慢地向前走去,一边观察着四周......今儿与昨夜完全不同,那些外来者的数目仿佛在一夜之前就增长到几倍,到处都是天使,血族,还有看起来是人类面貌的巫师,却半个恶魔也没有。


  “外来者增加了。”楚轩听不出感情地说,“这是什么要发生的征兆呢......郑吒,知道阿瑞斯是什么人吗?”


  “呃......”郑吒摇头,尽管看过很多恐怖片,他对宗教和神话这方面的知识是一窍不通,即使是硬着头皮记下剧情,那些重要人物的资料,经历,他是怎么都记不住了,所以就算下意识地觉得阿瑞斯这个名字很是耳熟,他真是一点相关信息都找不到。


  楚轩看到他的疑惑,淡淡地解释着:“阿瑞斯......其形象源于色雷斯人,据奥林匹斯所说,他是希腊神话中的主神和天后,宙斯和赫拉的儿子,而因为他的个性残虐,嗜血成性......在诸神中,阿瑞斯是最招人憎恨的战神,也是人们心中灾祸的象征。”


  郑吒思索着道:“既然是战神,那好歹也是神的一种吧......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强,不过主神不会给必死的任务,这次的任务应该拼死打败他吧......”


  楚轩仰起头,他注视着一个方向,郑吒也好奇地顺着那个方向看去,那就是上次他被楚轩推下来的悬崖......从这个角度望去,悬崖就好像一面陡峭的墙壁一般,云雾在三分之二的高度缭绕着,再往上,是刚刚进入这里时就看见的广阔草原,连绵不绝的山峦,还有一座城堡耸然直立,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那里就是天界啊......原来如此,开始时我竟然没有注意到......”


  “天界?你是说我们刚来的那个地方吗?”郑吒问。


  “在我的计划中,那是明天我们的目的地......回去了。”


  楚轩没有回答,他已经转头向旅馆的方向走去了。郑吒还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那副奇异的景象,在高处的巨大的城堡,被太阳染上了一层金辉,因为下半部分被山群遮盖,它好像是悬在空中的一般。


  “嗯,走吧......”


  太阳已经离开那个中心的位置,开始向西部偏移,它灼烧着这片天空,一点一点坠落下去......黄昏之后,夜晚就要到来了,那才是有各种恶魔鬼怪出没,整个挪亚城最欢愉的时刻。



  晚饭照常是在维尔嘉斯的小餐厅吃的,郑吒难得拿了一大盘生菜,而不是他最喜欢的肉,坐在餐桌前,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他吃得很慢,很仔细地咀嚼着,完全没了平常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实际上他并不饿,在消灭盘里三分之一的生菜后,肚子已经完全饱了......想到昨天早上发生的事,他回忆起楚轩似乎能够接受这种菜,所以刚才才特意拿多了点,但没想到结果是自己都吃不下了。


  (也不能分给楚轩啊......)


  对面的座位是空的,这让他多多少少有些失落,或许是最近几天总和楚轩在一起的缘故,对方不在了就感觉少了点什么......或许是没有可以闲聊的对象,尽管对方也不是个好的闲谈者,往往在他的话说到一半时就加以讽刺,终归是“凡人的智慧”......


  (但是,楚轩没有对我的话表示过厌烦啊......说不定他很适应这样的状况也说不定?)


  郑吒叉了一根菜放进嘴里,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不对吧,那个人没有感情,所以只是没有厌烦这种感觉而已,并不是真的适应。


  回到房间后,躺在床上打算睡觉,但却没能睡着......在回旅店的路上,楚轩说是要去一个地方,就让他一个人先回来了,而正因楚轩什么都没交代,他完全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甚至连想象的空间都没有.....又是这样什么都不说的,明明自己才是队长吧?


  “哎,倒是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楚轩......)


下接

评论(2)
热度(21)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