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坑:P5(P5天下第一!!!)
ES(Fine,英all)
小英雄(出轰;出胜)
全职(喻叶;喻all)

大概是主角攻控党,爬墙飞快
写文只为自娱自乐,三次学业繁忙所以时间不多。就算被催更,不想写的终究不会写了......
评论每一条都有认真看,没有回的在这里统一说一下,谢谢你的支持和喜欢!在冷逆圈碰到同好,多么有幸。

但愿所有人,不忘初心。

[楚郑] 凡人11

做作业好痛苦


  郑吒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复杂,里面有震惊,讶异,但更多的还是疑惑。


  他目瞪口呆,然后缓缓重复了那两个字:“情......人?”


  然后隐约想起了进门时楚轩做出的亲密举动,原来如此......知道这家伙不会做无意义的事,只是没想到是为了这个。


  “你可以假扮成吸血鬼,我却不能以人类的身份出现在这里,”楚轩说,“如果是情人的话,这个解释就合理了......高贵的血族是有固定伴侣的,所以即使是人类也没关系。”


  “是这样吗?不对,就算是这样也不一定要扮成情人吧?”郑吒愣愣地说,说实话,他很奇怪楚轩会想出这个点子来,“像是从人界过来的高层领导什么的,你不是最擅长编造这种借口了嘛......还有,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有计划的时候告诉我啊!这样我才能配合你......不,还是不对,所以说为什么要扮成情人?”


  楚轩似乎很不屑于他的震惊一样,只是简单地回答:“我不想引人注目。”


  (这样就不够引人注目了吗......)


  郑吒怎么也无法理解楚轩的思维,即便是知道对方的决定总是最正确的,他还是觉得和楚轩扮成情人的这件事本身就很诡异......虽然这种诡异的感觉已经因楚轩的不屑退散了大半,郑吒也开始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


  (是啊,完成任务,隐蔽身份......楚轩只是在做这些事而已啊,至于手段什么的,在他的心目中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好了吧。)


  这么想着,事实似乎也变得可以接受了......郑吒慢慢安静下来,楚轩说过,今晚就呆在这里休息了,他要尽可能的积攒体力,于是也不再多想什么,在简单的冲澡后四顾了一圈,找到床躺了下去。


  卧室很大,虽然床铺、橱柜还有写字桌都是木制的,仍然布置得十分漂亮。先前开过了窗,那股催情剂的味道已经散去,所剩的只有木头特有的清香,混杂在舒爽的夜风中,从不远处的小窗静静飘来。


  大灯关了,屋里却还没完全黑下来,写字桌上有微弱的光亮,郑吒从躺着的角度看过去,能看见坐得端正的楚轩,虽然他让自己去休息,这个男人不在不知疲倦地摆弄着什么,郑吒凭借不错的视力看见那是把眼镜......他背脊一凉,这厮又在搞这种东西了......


  (而且一动不动,神情专注......我刚刚离开时他就是这样吧,一直保持到现在至少也有一个多小时了,这该是多可怕的毅力啊。)


  郑吒很想尽快睡觉,但楚轩的存在感实在太强烈了,这让他有种错觉,这个精致的房间其实是楚轩的地下场,而就像是上次的那场爆炸,危险则随时都有发生的可能......这种错觉让他胆战心惊,即便躺在舒适柔软的床上,入睡还是太过勉强了。


  忍了很久,等郑吒想到以前看到的楚轩严重的黑眼圈时,他终于忍不住了,从床上半坐起来,“楚轩!”


  楚轩低头研究中......


  “楚轩!!”更大的声音。楚轩终于推了推眼镜:“什么事?”


  “......别研究了,你也该睡觉了吧。”郑吒缓慢地躺回去,拉好被子,“不是说要休息吗?休息就是睡觉啊......”


  “只有九天半的时间了,”楚轩又把头低了下去,“睡眠对我来说并不必要。”


  “什么不必要,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呃,你一直在那里呆着的话......”压迫感太过强烈了,我完全睡不着啊......郑吒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楚轩却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拿起手中的眼镜和几个器材就要挪窝。


  郑吒看到他是打算换个地方,虽然知道楚轩是不会在意这些事的,他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急忙挽留道:“喂,你还是待在那里吧......不对啊,必须要睡觉!”


  楚轩坐了回去。


  郑吒又安静下来,不过他还是睡不着,睁着眼盯着天花板,熬过几十分钟后眼皮开始打架,但大脑始终是清醒的,余光能看见正在钻研的某人,直到郑吒觉得他快疯了,楚轩才终于放下手中的研究器具:“......完成了。”


  郑吒如释重负。


  (小叮当终于不研究了啊......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研究的时候,危机的感觉总是十分的强烈,他不研究时还好,只要不露出那种狂热的表情,或者突然问出奇怪的问题,基本上都没有在算计什么,不会威胁到生命......)


  他终于松了口气,而就在这个时候,被子传来细微的响动,能感觉到床的一边被压了下去,被子被掀开又落下,好像是楚轩躺了上来。


  这个房间里本来只有一张床,就算是睡在一起也是非常正常的,而且又都是男人,完全不用担心什么,加上旁边的人睡姿良好,从躺下来后就没有动过,这本来是最适合睡眠的环境,郑吒却觉得相比刚才......这种情况他更难入睡了。


  他在原地僵直,想翻过身去,又怕被子的动静会打扰楚轩,或者说只是单纯地不想打破这样的宁静,就强迫自己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屋里很静,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到,而夜风的声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许久,郑吒觉得有点热,这可能是一直没敢动被子的缘故,手心残余着一层薄薄的汗,听得见心跳,紧贴睡衣的皮肤能感到来自身体内部的热度,心情有些焦躁,伴随想睡的困意和睡不着的不适感一同传来。


  (睡不着啊,是因为好久没两个人一起睡了吗?即使是萝丽,也是安抚她先去睡的,睡觉时会轻轻抱着她,这样总是能很快睡着......为什么这么焦躁啊?白天太累了吗?不,其实只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程度而已,根本没有战斗强度的一半,不应该累啊......那么就是楚轩?)


  (没感觉他有多危险啊,何况是睡觉的时候,完全没有攻击性,但这种气氛......真是说不出的压抑,其实只是睡觉而已,没必要这么紧张吧......)


  (妈妈的,我肯定是反应过度了!)


  郑吒停止了胡思乱想,他强行催眠自己入睡,而效果实质也不错,就在专注于自己的呼吸的几分钟内,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焦躁和不适应的感觉也消失得差不多了,而身体终于还是抵不过睡意,很快坠入了梦乡。


  感受到郑吒的呼吸渐渐趋于平静,楚轩在黑暗中睁开眼睛,他睡在正对着窗口的那边,睁开眼睛时,正好能看见窗外的星空,果然和他白天第一眼看到天空时所试想的相同,那星空是如此璀璨而壮观......美得让人窒息。


下接

评论
热度(17)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