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楚郑] 凡人9~10

最近迷上了一个叫Sketch的app(机绘)在这里安利一下pwp


  (果然,以后还是不要再相信这家伙好了......)


  郑吒暗暗发誓着,却不知道其实原因不出在这里。


  他或许是太信任楚轩了,信任这个男人的能力,信任这个男人的实力......这种信任随着时间流逝而增长,虽然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过,但事实已经摆着了,因为这种坚定不移的信任,才会导致一遍一遍地被楚轩所骗。


  “喂......”


  一步步跟在楚轩后面,郑吒也不知道这厮要带他走到哪儿去,他跟着他走过那一面湖,来到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镇里,郑吒才忍不住说道:“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话说回来,”因为来的时候都是楚轩自说自话的,就连来的目的郑吒也不是很清楚,他只是一味地跟着楚轩走,到现在目睹到眼前的景象,他才有那么一点点自觉,十分惊奇地说:“真的是天使,我看到了天使啊,还长着两只翅膀呢......明明上次都竟是些怪物来着......”


  上次郑吒他们来的时候,碰到了许多闻所未闻的怪兽,据楚轩说,这些生物也可能在远古时代和圣人修真者对战过,不过因为时间久远,现在的实力大幅度减弱了,这总比和真正的魔怪对战得好。但那一战仍是十分艰辛,就拿郑吒而言,如果他没有“毁灭”之类的逃跑技能,恐怕早就死在那些怪物手下了。


  而现在,这座小镇安静,宁和,也感受不到任何危险的气息,那些怪物都消失了,于是郑吒所看到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天使、恶魔之类的,为此非常新奇。


  完全相反于他那好奇的表情,楚轩说:“你现在看到的天使全是商人......看到他们手中的箩筐了?那是来自天界的低劣商品,专卖给某些不长脑子的恶魔的。”


  郑吒挠了挠脑袋:“这么说,挪亚城其实是聚集恶魔的城市?不是天使?我们又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在这里等我一下。”


  楚轩却不顾他的问话,直接向一个长了两只翅膀的天使走去,而郑吒愣愣地看着他,这家伙......在干什么呢?


   (而且,那个天使......)


  比起恶魔,天使的性别十分模糊,但郑吒仍分辨出那是一个女天使,有着微卷的金色长发,白皙的皮肤,长长上翘的睫毛和淡色的嘴唇,尽管只有一个侧面,她依然是极美的,而且是那种高洁的美......郑吒移不开视线,这并不是因为被美丽所吸引的原因,而是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个女天使身上有什么,是十分让人在意的东西,只是看着她而已,就觉得这个小镇要发生什么大事了一般......


  与此同时,楚轩也和这个天使攀谈了起来,可能是他故意放低了声音,郑吒听不见他们谈话的细节,只听到“外来者,阿瑞斯,亚里亚得”之类的只言片语,交谈了很长一段时间,接着郑吒看到楚轩拿出了一个小袋子,他将它交给这个漂亮天使后,收到一件黑色斗篷和一枚胸章。


  拿到了这两样东西,楚轩走了回来,他还是摆着那副死人脸,让郑吒怎么也猜不出他刚才到底和漂亮天使谈了什么,只能尽可能放大想象力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而这时楚轩已经把那件斗篷披了起来,他用斗篷把全身上下都裹了个严实,这才把胸针抛给郑吒,“戴上。”


  郑吒正要说话,就看楚轩举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呃......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大概是让我不要说话的意思吧......跟上去?)


  看到披着斗篷的楚轩向前走去,郑吒连忙跟了上去。


  也不知楚轩是有地图还是怎么的,他们在这看似复杂的小镇道路中穿梭来穿梭去,当郑吒已经方向感全失,全然不知左右上下时,前者才停了下来,不容置疑地抓住他的手臂,走进了道路旁的一个小木屋,木屋有个非常神幻的名字“维尔嘉斯堂”,虽然是用奇艺的字母符号写成的,郑吒居然看懂了。


  进门的时候,楚轩已经从抓住变成了揽住他的手臂,身体也不经意地靠了过来,这个动作十分亲密,就连郑吒也有些不习惯,但他想起楚轩之前让自己噤声的手势,就一直忍着没有问话。


  维尔嘉斯堂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但这里没有饭桌,也没有商品,所以郑吒估计大概是旅馆一样的地方。正如楚轩所说的,挪亚是恶魔之城一样,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成对的恶魔,其中,男恶魔邪魅,女恶魔妖娆,这个旅店的老板就是个魔鬼身材的女恶魔,凭借那颜值能让人类世界的大部分男人痴迷,而如果是程啸的话,扑上去都极有可能,而楚轩只是揽着郑吒面无表情地走向她,情绪没有出现一丝变动。


  “一晚上吗?”女恶魔看到他们两个,极为暧昧地笑笑,但她很快注意到郑吒所戴的胸牌,神色一变,像旁边的木楼梯摊了摊手,“两位这边请。”


  郑吒刚被那暧昧的目光闪得全身发冷,一时没搞清状况,全靠楚轩硬扯着他上楼,嘎吱嘎吱地踩着看似破旧的楼梯,而那女恶魔跟在后头,一路跟他们来到最顶层,她为他们指了指靠里的房间,并递了一串铜质钥匙,然后就无声地退下去。


  她把钥匙递到了郑吒手里,于是自然是郑吒负责开门,他依次试了钥匙串中的几把钥匙,终于打开了门。


  几乎是同时,楚轩就使劲推了他一把把他推进去,而他自己也是飞快地扑了进来,把门甩上,这才缓缓松开拦住郑吒的手,站直身体,恢复了面无表情。


  郑吒真的有千言万语想说,话到嘴边却强行咽下去。


  楚轩看着他纠结的表情,说了声“现在可以说话了”,但郑吒的话刚到嘴边又被他打断。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楚轩仍然是那种不冷不热的态度,淡淡地说着,“但先听我解释一下吧。”


  郑吒暗暗捏了捏拳头,还是把那些问话尽数吞了下去,等待楚轩说下去。


  “......刚才碰到的那个天使,她叫艾莉斯,我向她打听了一下,现在估计是我们上次经历的时间点推后两年以后,天界发生了一些变动,大量天使涌入魔界,所以你刚才看到的天使也不一定都是商人,而是一些从天界堕落的逃亡者。因为天使的增加,许多不同族的生物,比如巫师,吸血鬼,也来到魔界生存,这导致外来者急剧增加,也导致了恶魔的不满,所以这个小镇现在是非常排挤,甚至打算清扫外来者的。”


  “要只是这样的话,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虽然整座挪亚城都在排外,还是有一部分恶魔是爱好巫师或者吸血鬼的,就比如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女人,但是......有两个问题。”


  “一个问题是,那名叫做艾莉斯的商人天使刚才告诉了我,我们正在被什么尾随着;第二个问题则是,就在我和艾莉斯开始谈话的瞬间......脑中响起了主神的提示音。”


  “怎么可能!?”郑吒震惊地睁大眼睛,那个时候他就算精神不集中也好,根本就不可能漏掉主神的提示音啊,但他却确实没有听见。


  “......谁知道呢,或许是主神只想让我一人完成这个支线任务吧。”楚轩自顾自说着,冷笑,“比起想这种事,不如好好地休息一下......现在的情况不如你想的那么简单,艾莉斯说过我们的位置会一直被监视,随时做好逃跑准备吧......”


  

 “就算你这么说......好了,那个任务到底是什么?”郑吒连忙问。


  比起他平常的状态来说,他现在其实是慌张的,毕竟连楚轩都说了“现在的情况不简单”这种话,而他口中的不简单,恐怕就是“极为严峻”的意思吧......而且这次他身为一队之长,却没有收到来自主神的任务,这已经不同寻常,要是楚轩要一个人算计一切的话,那是郑吒绝不可能允许的。


  “你倒是说句话啊,楚轩!”郑吒着急。


  楚轩没有对他的话做出任何答应,他慢条斯理地脱下那件斗篷,把它叠成一个豆腐块放在桌子上,然后他坐到了沙发上,仰起头,把天花板以及屋内所有东西都打量了一遍,这才重新低下头来。


  这边郑吒已经是忍不住了,他走到楚轩面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我说你啊!!”


  “没有摄像头......”而楚轩却是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静静地扫了他一眼:“放开。”


  郑吒一怔,还是放开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没有摄像是什么意思?他们为什么要监视我们?”


  “戴在你身上的那枚胸牌,大概和这个世界的最高级通行证一样,可以出入任一地方,也可以不花钱买到东西......这种胸牌通常只有大天使长或者神才有,就算他们知道不假,但怀疑是必然的了。”楚轩整了整衣领,淡淡地说道。


  郑吒看了看胸前,其实那枚胸牌的样子非常普通,只有上面的神明被刻画得非常美丽,在他的后方是千军万马的恶魔与天使,剑拔弩张。他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义,但楚轩的话是不需要再质疑了。


  “记得刚才你还说了那番话来着,要是没有监控却有监听怎么办?”郑吒突然想到。


  “即使听到了也毫无意义,所以主神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楚轩慢慢地说着,没一丝紧张感,“说起来,你在什么情况下最容易进入基因锁四阶的状态?”


  郑吒想了想,认真回答道:“上次进入我也跟你说过了,是在生化危机二里,那个时候因为太过愤怒,或者说感觉自己一直坚信的东西被否定吧......就进了那种状态,被心魔所控制,除了毁灭一切以外就没有别的想法了。”


  楚轩摆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这把郑吒吓了一跳:“喂,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你肯定在算计什么可怕的事吧?小叮当?!”


  “没有算计。”楚轩否认,他又问:“在开启四阶时,你比平常强了多少?”


  郑吒苦笑:“这个......在那种状态中,自我意识都很浅薄了,完全是靠战斗本能来行动的,很难判定就是强了多少吧......但我想那大概已经是非常强了,在那种状态中拼尽全力的话,打败曾经的那个复制体也是极有可能的。......好了小叮当,你别再露出那种表情了,真的很可怕啊!”看到楚轩又开始若有所思,郑吒不寒而栗。


  “......郑吒,知道我原来的打算吗?”楚轩不去理会他。


  “是什么?”


  “......我原本的打算是让你在这里度过心魔,但考虑到那种状态太过危险,即使是我用信念之力也无法与之抗衡,所以现在计划改变了。”


  郑吒默默等他继续,楚轩却幅度微小地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仿佛微笑的表情:“你是队长,你来决定吧。”


  “主神给我的任务是在十天内杀掉阿瑞斯,奖励3000奖励点,一个C级支线剧情;未在十天内杀死,则扣除10000点奖励点。


  “这次的奖罚额度很大,任务应该具备很大的危险性,按光布置给我一人这点就很可疑,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事故发生;接着,因为任务是只给我一个人的,即使你从旁协助,也不会任何得到奖励。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如果我们真的在十天之内杀掉了阿瑞斯呢?即使得到了奖励,这个世界也会随时发生变故,先不说我们在任务完成后还存有多少体力的问题,剩下的五天,要是有一点意外发生,我们极可能死在这里。”楚轩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本想观察下郑吒的反应,但没想到这家伙却没有反应出丝毫恐惧,听到这里,竟然还松了口气般爽朗地笑起来:


  “在最后一战前碰到支线任务吗......这确实是没有想到的状况啊,楚轩。但是,你不是说过吗?‘风险越大奖励越大’......虽然很危险,但是既然碰上了,就拼上性命去好好干吧!”


  (是吗?你是这样想的啊......这么单纯的想法,我早该预料到的。)


  楚轩沉默地看着他,觉得郑吒的这副样子很熟悉......和以前的他相比,完全没有变,但他又感觉哪里变了,郑吒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不是智慧上的,也不是实力上的,或许是他习惯把人性的因素排除在外了吧,有些郑吒随随便便就能做出的事,自己也不会试着去理解。


  “然后呢?接下来要去哪儿?”


  (叽叽喳喳的,从不动脑子,或者说即使动了也只能借用别人的智慧。)


  郑吒不知道楚轩在想什么,他只是在为撞上支线剧情而喜悦而已,完全没有考虑到即使完成了任务自己也不会获得奖励这件事......在他的印象中,这一天就是在这座不大的小镇里四处奔波,即使暂时被安顿下来,可能很快就又要出发了。


  楚轩却是拿出了个苹果说:“不去了,今晚一定要留在这儿才可以。”


  “为什么?”郑吒好奇地问着,他注意到楚轩手中的东西,多少有些不满,“悠闲地吃着苹果吗......你这家伙,真是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咬了一口苹果的楚轩抬起头来,“危机?”他冷笑,“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什么什么地方,”郑吒觉得这个问题问得莫名其妙,“走进来时就看到了牌子啊,一家叫维尔嘉斯的小旅店......”


  虽说是小旅店,他用余光也是看到了,这间房间可谓非常豪华,从一般酒店里的床铺、写字台到橱柜、单独的洗漱间,一应俱全,甚至房间里弥散着一股香味,和普通的香水不同,却还是意外地好闻......恩?


  想到大堂里见到的男男女女,怎么看都是调情的模样,郑吒隐约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但是不会吧,这里可是神话世界啊,那些天使和恶魔什么的......


  楚轩看他还没反应过来,冷笑道:“催情剂你是可以抵抗了,脑子还不清醒过来吗?”


  “呃,这里......原来是......那个?”其实还有些怀疑,于是话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某种程度上,恶魔比天使更好色,一夜情这种事不是只有我们的世界才会发生的。”楚轩淡淡地说着,“别忘了......我们以情人身份进来,虽然是不用在这儿假扮下去了,表象还是要适当保持的。”


下接

评论(6)
热度(16)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