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坑:P5(P5天下第一!!!)
ES(Fine,英all)
小英雄(出轰;出胜)
全职(喻叶;喻all)

大概是主角攻控党,爬墙飞快
写文只为自娱自乐,三次学业繁忙所以时间不多。就算被催更,不想写的终究不会写了......
评论每一条都有认真看,没有回的在这里统一说一下,谢谢你的支持和喜欢!在冷逆圈碰到同好,多么有幸。

但愿所有人,不忘初心。

[楚郑] 凡人5~6

饭前愉快地过来更新......


  从那个巨大的“盒子”中出来后,过了很久,却仍是处在束缚中的。


  有人从塑料袋中拿出药水,放在针管中,插进手臂......深色的液体流进血管,实际上却没有引起任何反应,他知道这只是例行的检查罢了,通过注射病毒来检验免疫力,而所得的结果也不会变,和昨天相同。


  果然,什么都没有发生......最多是身体麻痹了一下,几分钟后,就重新得到了行动力。他从那张白色的实验板坐起身,下地离开,进到另一间房间里,赤脚踩在地毯上,换上衬衫,外套,不松不紧的裤子,套上雪白的袜子,最后穿上皮靴。


  他把军服上的每一道皱褶整平,又带上胸牌,那是块五边形的,刻有“龙隐基地”标志的布质胸牌。这座基地虽隶属在首都背景,实际上却有着一些特殊的权利,并不由国家直接管辖。


  走出房间,他在笔直的长廊中步伐稳重地走着,对面走来的人,尽管显得躲闪而不情愿,仍站定,恭敬地向他行礼:“大校。”


  “......”他从不回答他们,只是径直向前走去,这引得那个低着头行李的人不由地露出羞愤的表情,但碍于职权,怎么都不好表现出来,他只能忍耐着等那个男人走远,才直起身来不停嘀咕着什么......当然是在心里。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他不能失礼。


  并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他人的想法,楚轩一直向前走去,他站在一道透明的玻璃门前,确认了身份后玻璃门打开,继续向前走去,像这样一连过了几个关卡,又乘升降机来到高层,他终于来到一个看似豪华的房间前,敲了敲门发现没有反应后,才键入一连串复杂的密码,待门自动打开。


  从那里进入,印入眼前的也不过是个豪华的客室罢了,和那种高级酒店中的房间很像,客室布置着一张台桌,一张沙发,对面的液晶电视,旁边的门,窗,半掩的窗帘,再旁边是两扇巨大的落地窗,滑开以后,能去到屋外的一间小阳台。


  不知道被什么力量促使着,楚轩微微弯身,滑开了那扇落地窗的锁,然后走到那间小阳台中。


  隔着厚厚的加固玻璃,能看到外面的景象,在脚下,那是一片荒芜的区域,没有房屋,没有马路,也没有树木......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属于龙隐的,这座基地隐蔽在远离市中心的未开发区,所以在这里俯瞰和在普通的酒店房间的阳台俯瞰不同,看不到任何城市的存在痕迹。


  不过,楚轩对自己身在何处倒没有兴趣......他仰起头。


  纵使脚下再荒凉,那片天空却是不会变的,它还是原来的颜色,在白天是丧气的灰白,到了晚上,却会变成辽阔而深渊的墨色,太阳已经消失,月亮被吞没了,于是只剩下稀稀落落的星,它们在这样的墨色中反射着微弱的光。


  “......真是可惜啊,现在不是晚上。”


  背后传来低沉的声音,楚轩却仿佛早就是知道是谁来了般,缓缓转过身去。


  一位老人坐在轮椅上,他的右手操纵着方向,轮椅便缓慢地移动过来,停止在楚轩旁边。


  “看不到一颗星星。”


  老人并没有看楚轩,而是看着坚固玻璃外的灰白天空,目光定定地,像是在注视什么深远的东西一般。


  楚轩瞟了老人一眼,视线又转到窗外,他仔细观察了天空一圈,然后淡淡地肯定道:“今晚会有的。”


  “是吗?”老人由操控着轮椅小小移动了下,听到楚轩这么说后,他似乎感到欣喜,不过这欣喜很快被某些更深的感情盖了过去,老人还是没去看他,只是轻轻问道:“你喜欢星星吗?”


  楚轩注视着天空,像是奇怪老人会问出这种话来,他说,“我没有那样的感觉。”


  老人于是没有再说话。


  过了很久,他才平静地开口:“如果还有可能的话,我会再带你去看一次星星......隔着这些坚固的玻璃,该有的兴致都没有了。”


  轮椅向前半步,老人虚弱地抬起手臂,他把手掌贴在那层玻璃上,感受着它的冰冷的同时,也感受着它的坚不可摧......说来可笑,他是这个基地里最具权威的研究人员,而这也明明是这里唯一一间有阳台的房间,他们却给这阳台封上了连子弹都击打不开的坚硬玻璃,而目的仅仅是为了防止他自杀......而他又怎么会自杀呢?他是那样珍惜自己的生命,就算已经时日不长,他还没有放弃对活着的渴求。


  和眼前这个近乎完美却绝情的男人不同......


  老人的眼中顿时充满悲伤,于是他闭上了眼。


  “楚轩。”


  楚轩转过头来,看见的便是闭着眼的老人,尽管他也曾是个军人,有着那种魄力和永不破灭的坚韧,但在闭眼的时候,这种威严和无言的压迫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原本波涛汹涌的大海,在时间的磨砺下逐渐转为风平浪静......


  “我很抱歉,当时的我做了那样的决定。”风平浪静下,老人是如此没有攻击性,却又是如此的悲伤,“我没有让你拥有感情,没有让你得到欲望,没有赐予你作为一个普通人活着的权利,更没让你得到幸福......”


  “无论是从那个角度来看,我都不是位合格的父亲,这让我悔恨,悔恨了大半辈子,但却现在已经无能为力再去改变......我很自私,要将自己的愿望强加于你,但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楚轩,我只希望你回答我......


  “你恨我吗?”


  听到咚咚地敲门声,楚轩捣鼓眼镜的动作猛地停顿了一下,他从一堆实验器具中站起身,顺着地下实验场的扶梯走上去,推开家门,果然看见站在外面的郑吒。


  这个家伙看到他就热情地扬了扬手:“哟!晚上好......”手在半空中顿了顿,郑吒盯着楚轩,过了一会儿,“......又是黑眼圈,你昨天没睡觉吗?”


  “没有关系,不会感到疲惫。”


  楚轩把他放了进来,关上门,而后者则仿佛对他的回答不满一般,继续叽叽喳喳地强调着睡觉的必要性。


  对于这些,虽然不会觉得很吵,他仍然不予理会,“在上面等一下,十分钟内我叫你。”


  “好啊,你去吧,小心点。”郑吒坐在沙发上,对周围的环境还是明显表示出了不适应。确实,楚轩的房间是太过简单了,简单到连个活人的生活气息都没有,这让他忍不住有种改造这个房间的想法,但是转念一想......楚轩大概对这种事也没有兴趣。


  不过,没有兴趣......某种意义上也代表着他不会在意吧?


  郑吒默默地想着。


  而另一边,楚轩则是对着那架眼镜出神......没错,出神,他竟也会出神。


  但是所谓的出神,也不过是因为考虑到了某些并不重要的事情,这些事情占据了他的思维,让他的思考变得迟钝,于是不经意间,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到下一个瞬间时,楚轩已经从那种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他也重新开始了工作:再次加强眼镜与潜意识之间的联系,这样在郑吒下次进入自己的潜意识时,恐怕就不会再出现上次的情况,而在那片场景中,郑吒也能自由地灵体化,再也不用担心内部的束缚了。


  做完了这一切,楚轩放下眼镜,若有所思......


  他知道自己已经解开了基因锁第四阶,也可能得到了感情,但这时不时就出神的情况,实在是非常严重,必须在短期内找到原因并解决才行。



  “郑吒!”


  在思考着怎样改造这个房间的郑吒,听到声音就蹬蹬跑了下来,“开始吧?”


  “没有问题了,戴上吧。”


  楚轩扶了扶眼镜,把另一副递到他手中。


  这回郑吒倒是没有犹豫,也没再多问什么,他戴上眼镜,然后在连接后楚轩潜意识的空间,差不多一秒之后,他摘下眼镜。


  和上次一样,郑吒的表情还是茫然的,不过这次没有转变为愤怒,更没有转变为什么其他的感觉,他的眼中只有一片茫然,不过这种茫然和解开基因锁的茫然不同,反而染上了一丝异样的感情。


  “好了......”郑吒怔怔地看着楚轩,欲言又止。


  “看见了什么?”楚轩问他。


  “和上次一样,是你在那个基地里经历过的......不过和上次我复活你时看到得相差无几,只不过多了一些细节,然后......”


  楚轩默默地等他说下去,郑吒却突然改口了:“其实也没发生什么。”


  这么躲闪的表情,很显然就是没说实话......楚轩大概也知道在那里能发生什么,他也知道郑吒可能隐瞒的理由,但考虑到自己的目的,他仍然淡淡地说:“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介意我给你做一次心理辅导吗?”


  “啊?不,真的不用了!我没有什么难言之隐啊......我......”郑吒的眼神还是躲闪的,不过想到楚轩口中的“心理辅导”,他有些害怕再这么隐瞒下去了,但是......“我只是在那里见到了基地里的你而已。”


  “是吗?”楚轩扶了扶眼镜,冷笑道:“既然见到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想象了。”


  “......呃......”本来打算听楚轩推理下去的,但话就断在中途,郑吒完全不知道这家伙推理出了什么,但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没做出什么错事啊,“你想到什么了?”


  楚轩,沉默。


  郑吒,坐立不安:“喂,我也没做错什么吧。”


  “是没做错什么,但你不说,我就没法依照这次的问题对眼镜进行下一次改造......这样你还不说的话,我就会想办法让你说出来,郑吒。”楚轩淡淡地说。


  (怎么感觉这家伙是知道了还故意不说呢......不过想办法让我说出来什么的,这威胁也太可怕了吧......上次差点就死掉,那这次......)


  “好吧,”郑吒苦笑着,“我确实见到那个基地里的你了,然后看见有人......那个,诽谤你?于是把他揍了一顿,后来在基地里闹出了不大不小的事......不过,毕竟是以灵体形式存在的嘛,他们怎么可能抓到我呢,哈哈哈......”


  楚轩给他一个写满“愚蠢”两字的表情,他扶了扶眼镜说:“这点行为还不足以影响到系统,但过去已经是不可能再改变的了......浪费时间。”


  是浪费时间吗?但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思考的时间啊......郑吒挠了挠头道:“没想好就行动是我的错。”


  说完,本以为会对方还会冷笑着说“凡人智慧”什么的......没想到楚轩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没关系。我已经说过了,过去不可改变。”


  (真奇怪他会这么说,过去本来就是不可能再改变的了......但是那个眼镜,不是本来就能影响到人的潜意识吗......那楚轩还打算放任我再去他的潜意识里吗?)


  郑吒看着楚轩,楚轩说:“明天晚上再来一趟,然后我们出发。”


  “呃?”郑吒愣,“要去哪里?”


  “一部以前度过的恐怖片。”楚轩给出提示后,低下头去研究其他的东西去了,不打算再说什么。


  看到他这副模样,纵使郑吒还有千百个问题,一时间也都问不出来了......


  (是啊,楚轩算是中洲队的军师吧,还有好多事要做,也不可能一直占着他的时间来实验......现在时间也晚了,我还是不要再打搅他了吧......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感觉总有件重要的事没有问出口,郑吒一拍脑袋,是了!那是程啸和他刚刚谈过的,有关楚轩已经有了感情的问题。想到这里,郑吒刚准备离开的身影顿了顿,他停下来,试图让自己的问题显得漫不经心:


  “对了......小叮当,你开启基因锁第四阶了吗?”


  楚轩正在拆卸发明品的零件,闻言他抬起头,又低下去:“没有。”


  “没有啊......没有关系,你一定可以获得感情的!”郑吒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很快又舒缓下来,“那我先走了。”


  楚轩看着门开又门关,看着郑吒消失不见,他始终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发。


  而关了门走在主神广场中的郑吒,却是比摘下眼镜那时更加地茫然......不知怎么,可能是最近交流过多的原因,楚轩的影子总残留在印象中,挥之不去。


  (不想了不想了......都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得赶快回去才行。)


  郑吒加快步子走向自创房间的方向。


  手压在门把,推开门,他看见满屋的灯光,萝丽把它们都设计成暖色调的,为了让他回来时感到温馨,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角落,都会被这种橘黄色的温暖光芒照亮。


  不管多晚,只要他回来,总能看到这灯光......郑吒有些感动,但同时也有些愧疚,他知道萝丽这些天都没好好睡觉,那个纤弱的十六岁女孩,她肯定在等他。


  “萝丽?你在不在?”郑吒试探着叫了几声,没有应答,他放轻脚步走到卧室前,小心地推开门......果然,郑吒看见萝丽半摊在桌上,双臂交叠支撑着头,而她却已是闭上眼睛,因为太过疲惫早早进入了梦乡......


  “对不起,就算是从恐怖片回来,我也没有花时间照顾你。”郑吒狠狠地内疚了一把,默默在心中立下承诺,以后再也不能再这么晚回来。然后他走上前去,轻轻抱起萝丽,把她放在床上,为她盖好棉被,这才舒了口气。


  “咔嚓”一声,屋里完全黑暗了下来,郑吒却没有萝丽身旁躺下,而是静静地走出门去......他知道这样很残酷,但是为了迎接下一个恐怖片,为了生存,他不得不牺牲睡眠时间来锻炼......在主神空间的时间,更是一分一秒都不该浪费。


  “郑吒!”在完全黑暗的室内,萝丽却是睁开了眼睛,她今天早上已经睡过觉了,晚上只是浅眠过去,被轻轻抱起来放在床上,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但当她下意识地准备去迎接恋人时,郑吒却毫不犹豫地走远了。


  “郑吒,你个傻瓜!神经病!大白痴......”


  萝丽默默地听郑吒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心里的复杂情感搅成了一团,这让她快忍不住要哭出来,“我知道你的痛苦,我想分担你的痛苦啊,但是,你总是这样跟我道歉,却什么也不说......”


  “什么也不说......”

  

下接

评论
热度(35)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