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坑:P5(P5天下第一!!!)
ES(Fine,英all)
小英雄(出轰;出胜)
全职(喻叶;喻all)

大概是主角攻控党,爬墙飞快
写文只为自娱自乐,三次学业繁忙所以时间不多。就算被催更,不想写的终究不会写了......
评论每一条都有认真看,没有回的在这里统一说一下,谢谢你的支持和喜欢!在冷逆圈碰到同好,多么有幸。

但愿所有人,不忘初心。

[楚郑] 凡人2~3

orz来更新

总觉得断句有点奇怪啊,我的错觉吗......


  ......什么自我意识啊,楚轩你这家伙我要揍死你!


  仿佛灵魂都要被抽空似的,这种感觉似曾相识,郑吒想起赵樱空那次也是这样,楚轩这又是要送他去数萝莉正太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果然不该这么轻易就信他啊。


  当郑吒回过神来,精神已经有了自身的容器,他站立在一片独立的空间里,四周是如溪水般清澈的蓝,当然,水本是没有颜色的,这只不过是某种错觉而已。透过装水的巨大圆柱体的玻璃外罩,他看见走动的人影,尽管从这个角度看去,人影的细节不甚清晰,他们的穿着还是能够看清的。


  白色的长外套,这同样是他所熟悉的装扮,这是研究人员,而医生也常常穿着类似的衣服,但因为过去的经历,郑吒对这种穿着的人一向没什么好感。


  (不过研究人员......和上次赵樱空的记忆不同,充满研究人员的地方,还有这样的布置......难道这是楚轩的记忆吗?)


  就算在水里也能正常地呼吸,自己现在恐怕是以灵体形式存在着的吧,但奇怪的是,如果是灵体应该能自由行动才对,而他的“身体”却仿佛被固定在这里一般,无法行动,也无法自由离开。


  (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为什么?妈妈的,楚轩不会隐瞒了什么吧,临走时他确实说过‘不要迷失自我意识’来着......呃,这又是什么意思?)


  郑吒疑惑着,周围的场景仍然没有发生变化,他的身体依旧悬浮在这里,除了能看见水的蓝色外,无法听见、闻见、感受到任何东西,整个世界似乎只有那漂浮的水,还有玻璃后行动的人影们,这里宁静无声,充满了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寂寥。


  一分钟,十分钟,六十分钟......


  (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感觉不到,动也动不了......妈的,别说几小时了,这么待下去的话,是个人都会疯掉的......可恶啊!楚轩......)


  因为周围的情景从未变过,对时间流逝的感觉也淡化了,郑吒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至少已经有一个小时了,而他还在留在这里,就像初来时悬浮在圆柱体内部的水中,光是忍受着绝对无声的痛苦,他都觉得自己要疯掉。


  时间流逝,注意力渐渐无法集中起来,意识也变得模糊。


  曾经听说过,在一个人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蒙蔽他的视觉,让他待在黑暗的空间里,最多只要三天这个人就会完全疯掉。


  人是不能无事可做的,一旦身体和大脑都停止运转,就算心脏还在跳动,这个人也已经死去。


  郑吒的情况和这个人当然是不同的,他可以看见,可以思考,以他强化的点数来看他已经不是普通,更何况他开启了三阶的基因锁,并在最终摸到了四阶的边缘,要是没有心魔,他的精神本该非常坚固,但在这残酷的时间流逝中,他却觉得什么开始被一点点打破了,那是他心中的漏洞,一个小到几乎可以忽略的破绽,而潺潺流动的水从那里灌入,把空洞越撑越大。


  开始的时候,他用算数的方式来明确自我的意识,每隔七个数字,计算,相加......他用这种方式让大脑保持最低限度的运转,但算着算着,他不由自主地停下来,思维乱了,像一盘散沙,他的大脑还在运转,只是思考不受控制,思绪像是在汪洋大海中漂泊。


  记忆如初生的芽苗般从深沉的海底钻出来,散乱的、毫无逻辑的记忆,似乎是从他很小的时候开始的,先是和萝丽的过往,她的死亡,然后是生活的改变,新的伙伴们,淋漓的战斗,以及......他的第二次生命。


  郑吒任思绪漂泊,这样保持着清醒......终于,不知道过去多久后,眼前的情景出现了改变,圆柱体内的水开始变少,巨大的管子连接着柱体顶盖的部分,不停地抽着水,并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也能稍微动弹了。


  在郑吒戴上那副眼镜后,楚轩越过手边的连线,拿了一个形似头盔的物品扣在头上。


  不过扣上的动作只持续了一瞬间,就在下一个瞬间,他已经把那头盔抬离开来。


  同时睁开眼睛的还有郑吒,他的表情本来是一阵迷茫,在看到坐在床旁边的男人后,这迷茫才慢慢转为极度的愤怒,像是受了挺大的刺激似的,一时间面容都快扭曲了:“楚轩!你这混蛋啊啊!!”


  眼看着拳头就要挥来,楚轩也不躲,只是在原地面无表情地拿着头盔,直到看见郑吒收回拳头,似乎是拼命隐忍着怒火时,他那不变的表情才有了微小的变动:“不打了?”


  “不打了......”郑吒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实话说,他本以为自己要被永远困在那里了,现在能出来,而且全身上下还完好无损的就很好,不过,看到眼前的楚轩的模样,他很快就惊愕地发现了什么。


  “一瞬间吗?原来现实只过去一瞬间吗?”郑吒像是自言自语般喃喃着,然后不知该作出如何表情般,笑骂道:“妈的,我可是看见了你的整个诞生过程......那个基因实验也真够渗人的,竟然还真的是用人的性命......哦对了,话说回来,小叮当,那个眼镜可真神奇啊,还能让我读取你的记忆吗?”


  “不是记忆,”楚轩否定他,“那个眼镜......只能帮助你进入他人的潜意识,至于你会看到什么,我也不敢肯定。”


  “.......呃,不敢肯定还把我送过去啊......你知不知道,在那种地方,又不能动,还没事干,我都快被折腾死了......每天只有一幅一模一样的情景,除了水和看不清的人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感觉不到......这样下去的话,万一坚持不住怎么办?”郑吒无力地说着,很想抓住楚轩的衣领猛力地摇。他想起上次在无人岛的经历,相比而言,那也比这好上太多了,但果然还是很让人生气啊,总说着“凡人智慧”的从来不把详细状况告诉他的这种性格。


  想到这里,郑吒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小叮当啊,你告诉我,你的这个眼镜到底改进了哪里呢?我总感觉......”说到这里时他顿了顿,皱着眉,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样子:“感觉有哪里很不对劲啊。”


  “不对劲吗?”


  楚轩幅度微小地抬了抬嘴角,露出一个像是微笑的表情,他沉吟了一下道:“这大概是你的错觉吧,这个眼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只有时间......你也发现了吧?你在我的意识中至少度过了一周以上,在现实中时间却也仅是过去了一瞬间而已,和做梦一样的道理,但在现实经过的时间更短了,这就是眼镜的功能已经改进的原因。”


  郑吒点点头,神情复杂,“这个理由......好吧,没有问题。但是你要和我说一声啊!只是说一声啊,否则万一我就在你的意识里醒不过来怎么办?如果我也像詹岚她们一样醒不过来的话......”


  “醒不过来?以你现在的精神力来看,这基本是不可能的。”楚轩说。


  “呃,这个我知道啊,我只是担心,那个......”就算是在已经度过心魔的情况下,很奇怪地,总是觉得心防被一点点打破了,有种意识被什么攻占的感觉,自己......却又像是不想反抗的样子。


  


  郑吒没把这句话说完,楚轩打断他:“没能保证你的安全,是我的错,”他顿了顿说,“抱歉。”


  郑吒愣住,“唔,其实也不完全是你的错拉......”


  半晌。


  “等等......小叮当,你刚才道歉了?”


  郑吒微微张开嘴,瞪大眼看着楚轩,难以置信的样子,过了好久,他才回过神来,一反震惊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原来你这家伙也会道歉啊,以前算计我时都不带解释的,怎么现在就这么简单地认错了?”


  楚轩沉默,但那眼神分明就在说“愚蠢”。


  “你的战力对中洲队很必要,认清这一点吧。”不看郑吒地说着,他从床上起身,“......所以了,像上次那样的布局,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郑吒愣愣地看他走远,知道他说的是在巨龙屠戮里的事,因为意外得知了修真者留下的信息,那次真是差点就死掉......不过这也是楚轩说过的,危险越大奖励越大,利益总与风险并存,就拿之后丰收的结果来看,楚轩完全赌赢了。


  当然,像是这种一不小心就会死掉的布局,如果连这个家伙都说不会再有的话,那就一定是不会再有吧......但看着那厮把眼镜小心地放在什么器具间,郑吒细细回想起来,还是有些疑惑。


  (不过,怎么感觉还是这么的不对劲?是我的原因吗?楚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竟然说出了这种话,这厮以前明明都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难道是突然有所意识了吗?对人情世故之类的......)


  (这家伙,不会是已经开启了基因锁第四阶吧。)


  郑吒不着边际地想着,不知道自己已经说中了真相,他很快就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说实话,楚轩开启基因锁的样子他都没见过,更别提四阶基因锁了,这家伙有时表现得稍微有人情味了点,也不过因为觉得解释很浪费时间才做出的让步吧。


  (是啊,即使有了想法也不会说出来,总是要等到最后一刻,事情按照他预计的轨道开始发展的时候,才能从蛛丝马迹中看出他的计划......这都是多久以前就算计好的?)


  “......总觉得好像不可信的样子。”郑吒叹了口气,他随后说:“不过,我还是相信你的......要是有什么算计就去尽情算计吧!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逼你的啦......当然条件还是不要随便拿队友下手,我们可是伙伴啊,已经是托付了互相生命的人,我不希望你去怀疑这份感情......”


  “......”伙伴吗?


  楚轩罕见地沉默了,半晌,他才淡漠地点点头:“好。”


  “好!那就说定了,正好接到了詹岚那边的邀请,我们去吃饭!”郑吒走过去拍了下楚轩的肩,看到后者毫无反应,他也没有丝毫显露出抑郁的样子,只是在拍下去的瞬间愣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一如既往的洒脱模样,理解地说:“我知道你不愿意,但詹岚她才刚刚度过心魔,好不容易回来开的庆祝会,凡是中洲队的队员都有义务要去吧......而且,多经历这种场合的话,你会更快地获得感情也说不定。”


  “我还有研究。”对比郑吒的信心满满,楚轩仍是面无表情地说着,“浪费时间。”


  “哎,怎么能说是浪费时间......”虽然已经料到了结果是这样,郑吒还是在尝试着找各种理由,但什么理由能吸引楚轩呢?餐桌上巨大又丰盛的水果盘中的红苹果吗?


  “不行啊,找不到理由......”郑吒挠着头,完全不知怎么说服眼前这个家伙了,虽然这很正常,他还是感到了挫败......不知怎么,凡人在楚轩面前都很容易产生挫败感,恼羞成怒,甚至给活生生气死?这大概就是所谓差距了,所以说嘛,珍爱生命......


  “我下去了,去改进一下眼镜意识融合的模式......你明天再来一趟。”楚轩自顾自说着,已经起步向地下室走去。


  郑吒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他,楚轩站定,转过身来。


  “还有什么事吗?”


  “呃......”郑吒似乎也很奇怪自己会突然抓住他,他愣愣地收回手来,脸上还有些不信加上莫名的神情,“不,没事了。你去吧。”


  楚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直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下,郑吒才从房间里出去,迎着头顶圆圆的光球,他扔呆呆地盯着自己的手看,恍惚又疑惑。


  (刚才我确实是想......啊,奇怪了......) 


  “美女配美酒啊,这可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程啸四周环顾了一圈,目光扫过詹岚,赵樱空,特别是赵樱空,然后他大喝一声,端起酒杯就一口干下不知存放了几年的好酒,畅快地放下杯子。


  这个男人今天不知怎么,打了鸡血似的不停灌酒,几杯下去了,却也没丝毫醉的意思......不过在这么下去,看他口无遮拦的样子,就算是没醉,也是要被好好揍一顿了,果然,就在程啸的视线定定地停在某个点,张开嘴发出“大—”音时,什么东西已经飞过来,把他整个人甩离开椅子,摔在不远处的地毯上,还咕噜了几下。


  “斯,好痛......哎呀,这又是什么新武器吗?竟然可以远距离攻击?”程啸一边揉着屁股站起来,一边还少不了感叹,他重新来到桌子前坐下,四周环顾了一圈,没有找到想找的人的影子,这才低头开始吃饭。


  虽然詹岚才刚刚恢复过来,她这几天却过得悠闲,这顿饭她做得用心,也算是对中洲队的大家这段时间的努力的补偿,就算人还没有到齐,她的心情同样很是愉悦,就连程啸那带着明显调戏意味的目光,也变得可以忍受了起来。


  詹岚端上水果盘时,正好对上赶来的郑吒,她张了张口,千言万语,以及事先准备好的说辞都在脑内演练了数遍,正要脱口而出时......原来低头啃饭的程啸突然“嘎吱”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惊喜道:“郑吒!”


  “抱歉,来晚了。”郑吒在他旁边坐下。


  “你可终于来了,”程啸嘿嘿地笑着,这个男人刚才被打飞出去,现在还是那副情绪高涨的样子,当然,不排除酒精作用的影响。他环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时,才凑到郑吒耳边,小声道:“其实......我有事告诉你,呃,等下再说吧。”


  郑吒点点头,看程啸这家伙平常不正经的态度,要真是有事要说,那肯定就是很重要的事了,而且还要先和不是楚轩,而是作为队长的他说,大概也与接下来的战斗有关。


下接

评论(4)
热度(37)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