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坑:P5(P5天下第一!!!)
ES(Fine,英all)
小英雄(出轰;出胜)
全职(喻叶;喻all)

大概是主角攻控党,爬墙飞快
写文只为自娱自乐,三次学业繁忙所以时间不多。就算被催更,不想写的终究不会写了......
评论每一条都有认真看,没有回的在这里统一说一下,谢谢你的支持和喜欢!在冷逆圈碰到同好,多么有幸。

但愿所有人,不忘初心。

[喻叶] 不作死就不会死(上)

  • 题目乱起的...好忙OAO 如果现在不发恐怕来不及了

  • 肉未完

  • OOC

喻队生日快乐!!!把叶修送给你!想怎么玩都可以呀!!!

下篇在这里→


***

收拾得整齐的空旷房间中间,摆着一张和茶几差不多的小桌。

小桌上摊着凌乱的东西,旁边摆着一杯冰水和一杯茶水,后者因为刚刚泡开,还冒着热气。


男人举杯,喝了一口,立刻感觉冰凉的液体沿喉咙一路流下。

他放下杯子,眼睛紧紧盯住桌上那堆凌乱的东西,目光晦涩。


气氛凝重。

从刚才起——如果不是他的错觉的话——对面的那个人一直盯着自己,却不再是用从前那种满带笑意的目光。


情况紧迫。他感觉到这人的怪异,便不敢看眼看他,只好去看眼前那堆凌乱的东西,大脑飞速旋转着。


他分析着眼下的情况——

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大战,现在则是决定胜负的时刻。要是胆敢出手,便要承担错一步步步错的风险,他不能把一切机会都压在这里。那个人想必也不会。

但如果对方不动、自己不动,情况只会这样僵持下去。先动的那一方会得到主动权,但相应的也会失去一些可能性。

难道自己就仅仅止步于此了么?

那可是被称为十年荣耀书,列入四大战术大师的自己啊!


手微微颤抖着,手里抓着的东西也险些掉出来。就在这时他深深深深吸了口气,好像终于下定决心般、举起手来——


“买!”


他把那张写有“发电工场”的卡牌狠狠摔在桌上,对面的喻文州鼓起了掌,从他面前抽走三千块放到桌子右边,然后把那个迷你的绿色小房子放到他刚买下的发电工场前,“是你的了。”

“喻文州,我的财产现在比你多了。”叶修看着那个小房子说。

“那可不一定......”喻文州笑容不减。


只见那只保养极好而修长的手捏住骰子,潇洒地向上一抛,叶修紧盯着骰子在空中飞过的痕迹,想起那六分之一的可能性和国家队队长的技术,总觉得心里不太平静。

果然,他的预感应验了。骰子落下,开面本是数字一,但还借着高空落下的冲劲抖了抖,于是叶修就绝望地看见那个一变成了六。

喻文州又走六步,正好走过刚才他布置的陷阱……

他的脸色控制不住有点黑,“手残大大,耍赖真的有必要也耍的这么高端吗?”

喻文州拿起他的阿土伯,平静地说了句“不是耍赖”。

“但你这说六就六的实在太准了,职业选手啊,要不再扔一次?”叶修建议道。


喻文州自然不会理他......自顾自拿起阿土伯,在棋盘上走了整整六步,然后抽了张机会牌。这家伙最近的人品已经飙升到一定程度了,叶修丝毫不怀疑这张机会也……


果然,喻文州微笑地放下机会牌,“可以要你一栋房产,就刚才那个发电工场吧。”

“耍赖……”叶修硬着说,他刚才又白白损失了三千,说不定还是对方设计好的,现在心里很不畅快。“我说……这么玩下去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喻文州把骰子递过来,“怎么,想认输了?”

“……不,”叶修瞥了他一眼,有些无力,“不想玩了。”

“那好。”


喻文州起身,收了钱和角色。

叶修震惊地看着他动作......怎么回事,怎么今天答应的这么快?


“中途放弃也算你输了,叶修,答应我一个要求。”

喻文州把纸制的棋盘叠好收进大富翁的盒子里,突然转头说道。

叶修摊进柔软的沙发靠垫,“嗯,什么?”

喻文州放缓语气,说,“我希望你主动一点。”

“主动什么?”

叶修整个身子都埋进软垫里去了,摆脱那种无力的状态,现在却是得到了全身心的放松。


他完全没注意对方在说什么,只感觉喻文州靠近了过来。

→很短


(应该没有后续)

评论(5)
热度(51)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