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喻叶] 冬(完)

  • 我怀疑这是短期内最后的产出,快大考了求RP......

  • 没多少剧情,属日常吧(

  • 注意OocOocOoc

  • 前篇在这里→【[喻叶] 秋(完)】


1


清晨,喻文州在闹钟响起的时候睁开眼睛,正要悄悄地下床,却发现旁边没人。


KINGSIZE大床空荡荡的,一半的被单被掀了起来,本应在里面昏昏欲睡的人,此时却不知去向。


喻文州看了看时间,七点三十分,有些惊讶。


他下了床,迅速穿好衣服后推开门,结果更惊讶了。


客厅的灯开着,空调徐徐吐出温暖的气流,有机器正在运作的声音。叶修身穿一件短衬衫,下面是棉质的毛裤,裤脚卷起到脚踝处。


此时他正手握着扶手,踩着跑步机的滑轮慢跑,即使听见喻文州的动静也不作反应,依旧平视着眼前的电视,那里正播出着荣耀的冬季赛事。


这是联盟近几年才加的项目,和季后赛不同的是,赛事加上了更多新颖的元素,比如全明星赛里的指名挑战,从各个团队中挑选特定人选组队参赛,总之是又让世界掀起了一番荣耀热潮,非常夺人眼球。


几年过去,往年的大神差不多都已经退役,但荣耀则仍会靠着一代代年轻人继续下去。而场上仍有许多熟悉的面孔,当看到这些新人们走上台去时,喻文州看到叶修在微笑。


叶修常笑,但喻文州总无法从他的笑里读出很多东西来。然而这次,他却清楚地看明白了,叶修是在开心,无论是他微微挑起的眉还是勾起的嘴角,都在说明着这一点。


喻文州于是也笑,他走过去。


“今天起的这么早?”


“嗯,”叶修把头上的耳机拿下来,“我打算继续你那个计划,提高改善一下体力和生活习惯。”


喻文州知道叶修所说的那个计划,其实就是一天他写了张纸条,把叶修的问题交代了一番。虽然是这样,那些不过是借口,真正的目的还是他觉得天转冷了,该吃个火锅。


不过......


虽然这么说,懒了大半辈子的人真的坚持得下来?


喻文州对此有些疑惑,不过他还是挺相信叶修的,毕竟他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要是没什么特殊理由的话,不会违背自己说过的话。


路过餐桌时,他窥见装在锅里还泡着水的米粥,以及不知是谁已经摆好的餐具,对此不禁神秘地笑笑,露出的笑容可谓意味深长。


再转头,叶修却已经戴上耳机,继续沉浸到那个荣耀世界中去了。


2


早餐不是喻文州准备的,他所做的只有坐到桌子前,然后饶有兴致地观察叶修忙碌的模样。


叶修不是个经常做饭的人,喻文州觉得原因只是他怕麻烦,懒得做太多的事,懒得把过多的心思放到别的事去。要是叶修能稍微分担一些他的兴致和热情,他照样可以把每件事都做得很好。


但大抵来说,叶修还是不会轻易对这种事产生兴趣的。这就是为什么他做了粥,端上来后却发现煮过头了的原因。


中火煮五分钟,关小火三分钟,还要一段时间的等待。这些在叶修看来无不是麻烦,他显然更喜欢直接冲水的泡面。


但粥终归是端上来了,先不管味道如何,还是要吃的。


喻文州缓慢吞下了过软的米粒。叶修递了筷子过来,然后自己夹了根橄榄菜,说道:


“三餐被我承包了。”


三餐被他承包了。


叶修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所以打从他说了这句话起,喻文州不得不开始做好心理准备。不论是早餐中餐还是晚餐,叶修总能把菜的味道微妙地扭曲一下,但都意外地可以下口,不会出现过大的失误,最多就让他费心忍耐一下。这倒是符合叶修的风格。


接着如叶修所答应下来的,喻文州见证到各种奇迹。


比如他发现,叶修真的把一个烫斗架搬进了房间,没事就把那些洗好的衣服烫烫平,又比如他发现,叶修每天早上都会在闹钟前起床,然后自律地踩上跑步机。


喻文州在心里给自己一个数字。


三。就他的认知,叶修的坚持不会超过三天。


然后叶修体现出了他的毅力,坚持了三天。


喻文州在心里又给出一个数字。


七。要是维持现在的状态下去,每天凌晨左右睡觉,又在太阳升起前就起床,即使是叶修也不可能坚持过一周,除非他的毅力真到一定境界,或者说他别有目的。


嗯,别有目的......?


喻文州没有深想。一周之后,他给出的数字已经提升到十五。

十五。


接着是三十。


再到后来,喻文州已经不再给出数字了。他发现自己小看了叶修,小看了世界冠军选手的意志极限。


这个家伙真的坚持了三十天,做饭做家务,早睡早起锻炼身体,现在就连喻文州都要被他感化,只不过他一直没能开口说些什么。


因为叶修的状态很反常。


他几乎不怎么主动说话,也不怎么主动提出要求。


性生活被以累的缘由不断拖后,维持原来的状态,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喻文州终于开始察觉到不对,然后分析起先前意识到叶修的那个“别有目的”。于是他开始思考这些天前发生了什么。


最终想起一件不算大的事来。


那天晚上他们干完事后,叶修睡了一会儿没睡着,就和他聊着天。从过去聊到现在,然后半眯着眼随意地说了一句:文州,你说性和爱有什么区别?


喻文州记得当时的自己也算是累了,因此没有多想。他给出了比较传统又简单的回答:性是本能,而爱大概是种心情吧。两者唯一的区别在于前者是接受,后者则是付出。


3


冬天随着冬季赛事的结束步入尾声。


冷风灌入未关紧的窗户,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响声。


喻文州走进客厅,很快察觉到了温度的不对。把窗关紧后,他摸了摸旁边暖气的出气口,得出结论:坏了。


大冬天坏个暖气也是挺糟糕的事,特别是对叶修。虽然他套上了烫得平整的毛衣和外套,还是忍不住觉得冷。


叶修还在做晚饭,他把各种食材放在一起炒,一锅煮汤一煲煮饭,剩下的就是冰箱里的小菜。一切任务都是在寒冷的条件下完成的,喻文州本以为质量会糟,但等他尝到菜的味道时,真的大大吃了一惊。


这种感觉,就像是发现一个人放水了整整一个月,然后在最后一天显露了真实水平一样,纠结,却也惊喜。


“很好吃。”喻文州评价道,末了想问一句,又把话吞下去,“冷不冷?”


“很冷。”叶修承认。


“已经叫空调公司来了。”喻文州说。他在思考一种更好的提出建议的方式,但叶修恐怕不打算配合。虽然他一直有在坚持纸条上写的事情,在别的方面却表现得极为怪异。


喻文州的方式是等待,但他已经等了一个月,情况没有丝毫好转,所以他决定开口。


“你还打算坚持多久?”


叶修把剩下的小菜一个一个端上来,听见这句话,他似乎是终于有了点实质性反应,看着喻文州,笑了:


“坚持到你打算阻止我的时候啊。”


好家伙,原来是故意的。


4


空调专业维修的来了,在捣鼓了二十分钟后,暖气依旧无法正常运作。寒气从紧闭的窗和窗帘后渗透进来,那头的叶修已经去找羽绒服,喻文州终于向他走去,面带笑容礼貌地问:“这个,修不好了?”


“呃……可能是因为一直没有关闭的原因,连接出了点问题,短时间内是修不好了。”修空调的人说着,略带着歉意:“不过可以叫我们人来,不过要加点钱,需要吗?”


这不会是骗钱来的吧?喻文州还打算试探一下,一个声音却传过来。


“不需要了。明天你们再来吧,今天不用再修了。”


是叶修,此时他穿上了刚拿好的羽绒服,整个人都快缩进领子里去,裤子里套了条棉裤,因此显得鼓鼓的。


修空调的人愣着,显然还没把这番话消化过来,“但冬天的晚上可是很冷……”


“没关系。我们坚持得到明天的,是吧?”叶修说着,淡淡瞥了喻文州一眼。


“是。空调明天修吧,谢谢了。”喻文州笑着把话头接过去,然后带着同样美好的温和笑容,终于把满脸难以置信又始终无法理解的修理员送走了,屋里一时清净。


看到叶修正准备收拾晚餐剩下的碗筷,喻文州揽过他手中的铁丝球,轻轻说了声:“我来。”


叶修不再反驳什么,乖乖把洗碗的权利让了出来。


哗啦啦的水声响了一段时间,喻文州把碗整齐叠放好,关上柜门,接着缓慢地走向卧室这边。打开门,他看见叶修就站在床边,低头看着什么,似乎是腕表。


喻文州走进来,也看了看表上显示的时间:八点四十三分,不算早,但也不晚。


——是办正事的时候了。


他轻轻合上门,然后默不作声地向那个懒洋洋的人走去。站在叶修跟前,喻文州依然耐心地等待,等待对方开口。


几十秒之后,叶修果然打破了沉默,他转过头面对着喻文州,然后突然抱住他,借着这个姿势错开视线。


喻文州听见耳旁的声音,有点发颤,吐字却依然清晰:


“文州,你觉得我现在有多冷?”


几米的窗户之外,冬季的风呼啸着,将寒意传达过来,一点一点填满了整个房间。窗户上凝成的白雾渐渐融化,化作细小的水珠,留下肉眼可见的水痕。


可这时这里却是无声的,甚至没有暖气运作的引擎声。喻文州静静享受着这一过程,面对这三十天以来叶修第一次主动的拥抱,他单手环住对方的腰,并在叶修耳旁轻轻说着。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最快让人热起来的办法。”


“要试试吗?”


请走这里——为剧情写的H,很短很隐晦(つд⊂)】


5


清理完后一早睡到天亮,还是被冻醒了。


因为体质的缘故,叶修是先醒的那个,他不停地把被子卷过去包住自己,最终吵醒了睡姿良好的喻文州。


喻文州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什么都没盖的自己和旁边快卷成春卷的叶修,非常无奈地叹了口气,拿起电话,叫空调专业修理。


时间还不到六点,他没有着急着去叫醒他,下了床后整装完毕,悄悄关上了卧室的门。


几十分钟后,空调专业修理人员已经搞定空调,暖气重新运作,一反冬日温暖的空气灌满了他们一起买下的小屋。


叶修停止了赖床行为,裹着厚外套走出房间,看到摆满餐桌的小菜,目光上移,是还在继续锅里捣鼓着什么的喻文州。


“文…”他开口,声音非常沙哑,“...州,我不再打算坚持了。”


“终于说出口了啊。忙活一个月,真是麻烦你了。”


喻文州笑眯眯地端上了粥。叶修把盖子打开,看见里面加了百合和银耳,记起这些都是养胃的食材。


叶修没有急着拿筷子,反而站在桌子旁,手维持着悬浮在半空的姿势,大拇指向外翘起,食指中指则微微靠拢。


这个姿势……


喻文州看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摆出这个姿势的叶修通常是在抽烟。十多年的老烟枪,就连夹烟的手势都练得炉火纯青,暧昧又潇洒。


这么说来,他最近确实没见叶修抽过烟。不知是受了“吸烟有害健康”六个大字的影响,还是为了他当时写下的纸条,叶修就不抽烟一事都坚持了一个月。


这可是能开创历史的成就啊。


只可惜,叶修已经不再打算坚持下去了。


不过比起处处照顾到的叶修,喻文州还是比较习惯现在的他。在喻文州印象中,叶修就是这样的人,不喜欢被人控制,不喜欢被限制自由,尽情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随心所欲地享受生活。


所以说,因为自己的回答而突然发生改变什么的......真是很不可思议。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前辈……”


“多大了,还叫前辈?”叶修调笑着扫了他一眼。喻文州不经常这么叫他,但要是真的叫了的时候,恐怕就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他坐下来,一手撑着下巴,猫一样眯眼看着眼前的人。


“你有什么想说的,哥洗耳恭听。”


喻文州坐到对面。


他说,关于你问我的那个性和爱有什么区别的问题,我现在有新的解答了。


哦?


他说,叶修,在我看来,本能或者心情,接受或者付出,这些都不重要。


是吗。


喻文州笑了。


重要的是,你愿意,我甘心。


当年在一起的决定,我们,永不后悔。


END




奖赏看完者(☆∀☆)

评论(22)
热度(126)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