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喻叶] 秋(完)

  • 瓶颈了!!痛苦。

  • 来点短小的脑洞,讲述双方的信任......

  • 注意,OocOocOoc根本停不下来。

  • 来见证两人纯♂洁的友谊吧!(什


1


叶修一大早从喻文州的KINGSIZE大床上醒来,腰还有点酸。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伸手摸了摸身旁,竟什么都没摸着。又伸出脚探寻了几下,还是什么都没有。


人呢?


叶修睡意朦胧地想着,朝床头柜去摸闹钟......没摸到,反而摸到了张纸条。


“给叶修:

“这周我不在,你自己打理一下,按下面的要求去做。”


不在?自己打理?......按要求去做?


毕竟这是喻文州写的,就算那字写得再工整再文雅,叶修也能从中凭空感受到深深的恶意来。


他顿时睡意全无,一个咕噜从大床上坐起来,下地,洗漱完毕后趿拉着拖鞋来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准备找他的外套出来,但整个柜子都是空的,甚至连下格的内裤都通通不翼而飞。


“最近和你同居的这段时间,我发现几件事。

“首先,自己的衣服要自己捡,该换洗的衣物要塞进洗衣篮,就算洗完了也要用烫斗把皱纹理平。我特意打开你的衣柜查看了一下,结果是发现没一件符合要求的,因此帮你收拾掉了。”


收拾掉了。收拾掉了......?


叶修对这个词的真正释义产生不好的预感。他飞速反应了一下,而后奔到窗前打开窗户,沿着十米的高空看向地面的......垃圾回收桶,然后凭借5.0的好视力瞥见了其中的杂色,似乎就是自己的衣物。


叶修在秋风中沉默两秒,然后迅速关上了窗户。


他再翻开那张看似不大的纸条,逐行往下看。


“然后,这一周,我希望你能按照我的要求做,这是交易。

“事先说明一下,这笔交易是有奖励的。奖励是:一,烟。”


烟。叶修立即把手插进口袋里翻,没翻到。


跑到客厅桌子上找,没找到。


把沙发垫掀起来,没有。


把枕套翻过来,没有......


找遍所有桌子沙发床和口袋,依然没有。


“……”搞什么?


叶修早就没了睡意,现在他穿着松垮垮的睡衣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一边想着平常自己藏烟的地方。关键是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地方,他可是做什么都光明正大的纯爷们。


没烟了。叶修深深地吸气深深地呼气,只希望这不是自己厄运的开始。


“我知道你在找,但是不用找了,叶修。你找不到的。

“也别现在就忍不住气出去买烟,别忘了你身上穿着的是什么。”


叶修低头看了看身上泛着粉红前面印着各种可爱图案后面却写了大大的FML的连体睡衣,有些沉默。这肯定是这个人昨晚为他清理完后干的好事。其实喻文州拿这点要挟自己还不算什么,毕竟叶修并不在意别人看自己的目光,只怕这事曝光出去会引来麻烦。他想抽烟的时候,绝不可能有人能阻止他出门买烟,就算是神都不能。


“也别想着出门,门锁了。”


……叶修飞奔到门口压下门把,门把在空中微弱地滑动一毫米,稳稳停住。他又踹了一脚以示愤慨和诅咒。


锁头可能被动了手脚,无法从外部打开。虽然可以用蛮力......唔,叶修对此持保留意见。


2


“那么继续刚才的说明,奖励二:钱包;三:门钥匙;四:你的电脑。”


钱包和电脑没了,叶修翻着白眼都能想到。喻文州绝对是个仔细又认真的人,他说过的事基本不会有错,当然,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就像先给钱包再给钥匙,根本就是摸清了他的思考模式。


叶修没有急着去找自己可能没事时塞进别处的钱,反而继续看下去。


“奖励以上。接着是交易内容:

“一,去跑步机上跑三千米,步速要求8km或以上。”


叶修的步子猛地停下。他可不记得这里有什么跑步机来的,不过跑步是要干什么?喻文州的想法完全猜不透。说是为了锻炼,又似乎没那么单纯。


他打开房门,然后不出意外地看到静静躺在餐厅角落的舒华牌跑步机。这是什么时候搬来的叶修已不愿去想……昨晚他太累,又睡得太死,恐怕床塌了都不知道,更何况只是搬进来一台跑步机。


叶修对这机器没什么兴趣,不过他发现喻文州还是人道的,至少他买的是较高级的那种,最上方安了个液晶显示屏,可以当电视用着。


这么一想他欣慰了许多,踩上贴地滑轮后,很快按下了机器的开关按钮。


显示屏打开,叶修设定好速度后,滑轮开始向后移动。时速八千米其实并不是很快,最多就是慢跑的程度,并且因为是跑步机,省去了向前蹬伸的动作,比在平地上的慢跑也省力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已过去五分钟。叶修看着显示屏上显示着他的心率,反而更琢磨不清喻文州的意图。


到十分钟的时候,他开始感到有些累了。源于平常的宅男体质,就算是慢跑,那也是为了放松一下精神,一次性跑个几十分钟的,基本上没有这种情况。


累的反应就是两腿沉重,呼吸急促,握着扶手架的手有些握不住,还有就是心率在短时间内向上飙升,气堵在喉咙里呼不出来。


叶修这才想起这跑步机还有电视的功能,拿过塞在空挡里的遥控器如获至宝。他立即调到了电视频道,按下开关——


屏幕上出现了张巨大的脸,眉间微挑,嘴角带着笑:


“叶修,给你一个惊喜。”


3


呵呵,确实是惊喜。没人能理解打开电视却看到喻文州的笑容的叶修此刻心中的震颤。一向淡定的他看到这一幕差点掉线了,幸好及时反应过来,握紧手指拯救摇摇欲坠的遥控板。


遥控板没有掉,屏幕自然照常播出着事先录好的视频。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听着,跑着,半弯着腰整个人都快贴到喻文州脸上去。


“我没什么用意,不过出差一周还真是久,真不知道你该怎么办。不过,既然现在你已经看到了这段视频,看来第一个任务还是有认真执行的?


“不出错的话,你还没跑完全程。最好不要想着作弊之类的事情哦,为了以防万一,我在这里装了摄像。”


叶修沿天花板一路望去。


“不在天花板上。”喻文州说着,仿佛真的知道他在干嘛似的,“既然是摄像,怎么可能装在那么明显的地方?”


也是。喻文州会装摄像的地方叶修不知道,但既然他说是装了那必是装了,他得以十二分的警惕心避开这些无人调控的自动监视仪。


“总之,跑完步就去找电脑桌下找烟吧——这是第一个奖励。”


4


等提示到三千米时,叶修解放般走下跑步机,直奔电脑桌。


喻文州没有说谎,烟盒确实放在这里,藏在电脑桌下的第三道柜子里。这道柜子是属于喻文州的,本来应该是藏匿物品的重点怀疑地点,却因叶修良好的习惯而忽视了过去。喻文州可能是料到了这一点,但谁知道呢。


把烟盒里唯一的烟拿出来点了,书房顿时烟雾缭绕。


老烟枪叶修感受到了一早一根烟的幸福。他看着烟盒上写着的“吸烟有害健康”六个大字,依旧心情愉快。


喻文州可能是想让他戒烟。或许这只是单纯的一个作为筹码的奖励。喻文州不解释的话他就无从知道真相,不过,也无所谓了。


接下来出现各种跳绳、俯卧撑之类诡异的训练项目,也被叶修以意志克服了过去。他从喻文州那边的床头柜后找到了钱包——正是自己的,数了数里面的钱数,发现多出了一百。


这一百肯定有什么作用,叶修隐隐地这样觉得。


喻文州的目的,倒是慢慢在他心中明晰起来。


“去阳台,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拿出来穿上。”


洗衣机里真的有衣服,先前也是没有发现。


怎么会没发现的?这可能就是喻文州又在暗示他了......叶修思考了下,原因是他整天脱了衣服就扔,扔到哪儿自己都不知道。


他把那件洗好了还散发着清香的衬衫穿上,套上了毛衣和秋裤,又加了件外套。这样倒是暖和多了。叶修认识到他以后也该学学喻文州的穿衣方式,但仔细想了想,又觉得太麻烦。


“门钥匙可以在笔筒里找到。拿着钱包去楼下的超市,买材料。”


喻文州列了一张表,上面有各种菜类肉类。


叶修拿着这张清单下了楼,呼吸着秋天清爽的空气,拐弯走进超市。


在一列列陈列的架中找到所需的东西,放进购物车中,又到收银台那儿付了款。叶修把钱包里的一百元交了出去,发现找零正正好好是五元钱。


从超市出来,他手提着装满各式各样食物的塑料袋,走在人并不多的人行道上,微微仰头,望了眼下午晴朗的天空。接着很快恢复常态,加快步子走回了家。


然后他在喻文州的公文包中找到了自己的电脑。


5


叶修戴上了头罩式耳机,听着虚拟世界中传来一阵阵厮杀声,注意力却始终放在别的上面。他发现自己无法集中,不仅是因为白天跑步跳绳仰卧起坐俯卧撑累的,还有那张纸条的原因。


奖励的项目上,第五行是空着的。


因此他始终不能放松警惕,生怕一个喻文州直接从天上掉下来。


君莫笑跳上跳下,什么都没有发生。


君莫笑劈死了小怪,什么都没有发生。


君莫笑和他的公会成员问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很远处传来了爆炸声,视野顿时火光烛天。君莫笑猫着身子跑过去,后面跟着一连串小弟和追随者。


世界在刷新。脚步声在靠近。提示音在蹂躏耳膜。


钥匙转动引起轻微的响动,门被悄然打开,这个人轻巧地换了拖鞋进来,走到叶修身旁,然后静静取下了戴在他头上的耳机。


“午安,”叶修说。


喻文州则是晃了晃手中巨大的铜锅,微笑着。


“今晚我们吃火锅。”


6


叶修趁着喻文州正在煲汤的功夫溜到柜门前,试图从里面翻出点什么——杯面,或是能暂时果腹的小零食,但却什么都没找到。喻文州是个太谨慎的人,竟连它们都不放过。


叶修找了半天,放弃。


喻文州抛来了羊肉,让他切成条,于是他拿着刀一阵剁,因为急促差点切到手。


喻文州把刀拿回去了,换了个绝对安全的削刀过来,意思说是要削土豆。


叶修完美完成任务,终于得到奖励五:火锅。


得来之易让他觉得这天简直在浪费生命。想起纸条最上方的内容,叶修找话说:“不是一周都不在吗?”


“哦?”喻文州把锅放下,“原来前辈这么信任我了啊。”


敢情是假的。而自己竟然也相信了。叶修听着喻文州的话细想了想,觉得事态有点糟糕。


不过信任的感觉不错,虽然对方值不值得倒是个问题。


“对了,那纸条是什么意思?”


叶修含糊地问着,夹起在锅中煮熟的羊肉,蘸了酱后塞进嘴里。


“如果你要问为什么跑步的话,是因为我觉得你体力不好。”喻文州也从容不迫地夹了根生菜,“需要锻炼。”


需要锻炼。


其实我们可以经常锻炼的。叶修默默咀嚼着羊肉想。


“如果你说为什么要留纸条……”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菜夹进他的碗里,抬头浅浅地笑了笑,“……是因为我觉得前辈的生活习惯不太好。”


不就是吸引有害健康,常对着电脑屏会得脑癌之类的泛泛之谈。


叶修拨了拨碗里的那颗菜,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下去。


喻文州显然注意到他狼吞虎咽的模样,叶修抬头看着他,明显鄙夷的眼神表示——哥一天没吃饭了。


那还真是抱歉。喻文州表示出真诚的歉意。


叶修盯着他,突然想起跑步机上的视频,四处张望了一圈,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摄像头呢?”


要是喻文州真放了个监控在这屋里,他得二十四小时集中精神,而这就太累了,所以叶修得想办法把它拆掉。


“摄像?”喻文州反问着,笑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原来没有摄像头。从一开始,就没有。


叶修败了,停下狼吞虎咽,有些怔怔。


他做出一个悲伤的表情,按了按心脏那块儿:


没想到自己赢了五冠,退役了之后还要一辈子生活在名为喻文州的阴影之中。


而理由,却正是因为他相信着他,深深地相信着。


这感觉真是既好又坏。


END




脑补完毕,换回这种文风总觉得心情舒畅,但一想到火锅我就……好想吃。


短小的日常吧,像是这篇估计就是两人互相信任,然后因为总要猜测对方的想法而感到心累。虽然平常还是各种矛盾不断,总能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


至于私心那就是火锅了!!说说都泪流满面。脑洞来自唠叨,剩下的不解释(゚ω゚) 话说这都能产生脑洞我很自豪


最后,能看到这儿的看官们,照例给你们两只方锐的眼睛(☆∀☆)…


评论(19)
热度(119)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