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喻叶] 倾斜过度的人生11

x 刷个企鹅就错过零点了,不过现在发也一样吧!我停更一週的日子結束⋯⋯2015你好2014再见ヽ(´▽`)/


^^


离开了咖啡厅后直接回到旅馆,一天应酬下来的疲倦通通转化成睡意,叶修倒头就睡。喻文州见他的样子,也很快回到隔间。


第二天一早闹钟响起,他摸起闹钟一看,只有七点半,下床瞧了瞧叶修的门,发现后者还睡得正熟后,把时间又后调了一个小时。


八点半。叶修还在睡,喻文州拿过手机,又后调了半个小时。


九点整。


窗帘拉得严实,屋里是密不透风的黑暗,可以看出对方还在睡梦中。可是关了闹铃,喻文州走过去却义不容辞,他轻轻拍了一下这人:“叶修。”


叶修裹着被,不动。


喻文州无奈,只好又叫了声:“叶修。”


对方看来是不打算搭理他了,喻文州也不恼,只是坐在床铺边上等着。


叶修其实早就醒了,不过几年的生活习惯让他养成了赖床的习惯,醒了好,能躺着就不坐着,能闭眼就绝不睁开。


赖床这一技能被他点到了最高级,一般来说持续个三四小时也是毫无压力的。大脑昏沉,半睡不醒的状态最令人舒适……


如果不是旁边有个喻文州。


同样是一动不动,这个人给他带来的压迫力简直翻倍。


叶修习惯了放松的姿态,因此就要多警惕上几分,注意力自然被分担了过去,不一会儿睡意所剩无几,他只好勉勉强强睁了眼。


说了句“再睡一会儿…”,又很快闭上。


“今天我们有安排。”他坚决地明确不起床的表示,喻文州就是要他打消这个念头,“早去早回,现在就出发。”


任务?叶修心里想着他怎么没听说过还有这事,然后听喻文州又是添了一句,“我们去吃大餐。”


“……”


叶修最终是起来了。不知是受了食物诱惑还是被喻文州的耐心整的,他穿好衣服后还是很无力,想到昨天去谈合同的事,又忍不住问喻文州那是什么安排。


喻文州笑,你很快就知道了。


他进了更衣间,然后穿了一身便装出来,准备穿鞋时告诉叶修,不用带钱。叶修迅速把钱包从口袋里拿出来扔了,对同事依然帮他报销一事表示非常乐意。


他跟着喻文州一路走出酒店,然后……上了公交。


叶修看喻文州淡定地往箱里投了几个硬币,掉下去发出清脆的叮哩咣当声,他环顾了圈四周发现没有位,就领他到靠近车门的位置站着。


“嗯……我们不乘的士吗?”车子启动,叶修好不容易掌握了平衡,颇为感慨地问。


“最近有点财政紧缺。”喻文州给出理由,指了个扶手让他拉着。


这说的还真勉强……


不过不是自己报销也不好再追求,叶修刚一握紧扶手,巴士就开始缓缓加速。


静静跑了二十多分钟,车子在站台停下,喻文州表示就是这站。叶修下了车又被拉上了另一辆巴士,抬头一看,竟然是杨迪路口开到码头的车......


这样一来,他再没察觉什么也是不可能了。


“文州啊。”叶修咳了一声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扼腕叹息道 ,“我们这是要去旅游吗?”


“好不容易来一趟,公务做完了当然要好好休息一下。”


喻文州说得理所当然,叶修张了张口,却没找到反驳点。


“我们…”


“晚上去吃米粉,好了?”喻文州像是在安慰。


哦,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大餐吗……叶修有点想念他的泡面。


他跟着喻文州下了车,步行了差不多五分钟,景区的标识出现,扶着护栏沿着江边走,依然能将美景尽收眼中。不愧是国家级的旅游城市,就算是码头也被清理得非常干净,地上不见垃圾,隔了几米距离就能看见一位管理人员,旁边停靠着几艘大船、小船,还有排成排成队的竹筏。


这是要买票的吧?叶修环顾了一圈,却没找到标有“漓江竹筏漂流”的售票处。


来桂林,不过是为了谈个合同,他可一点都不了解当地的状况。这样来看喻文州还是有心的,至少他想到了来这儿……而且还想到了早早买好预售票。


看着喻文州直接把兜里的票递出去,他又开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早就设计好了。


谈合同,然后旅游……


“叶修,”喻文州叫他过去,“穿上这个。”


一件橙色救生衣被递了过来,叶修伸手接过。管理人员已经把竹筏拉了过来,喻文州从码头边缘稳稳地踩过去,他跟上去,踩到竹筏上却有些不稳,好不容易掌握了平衡。


说是竹筏,其实船底是PV管拼接成的,和想象中纯粹的筏子不同,头顶安了遮阳棚,尾部也装了马达。


看到这马达叶修心安许多,至少这样不用出力划船了,然后就听见喻文州说,“马达是为逆流而安,去的时候是顺流,所以还是要自己滑的。”看到叶修的脸色,他又补上一句:“我来滑。”


“交给你了!”叶修当然毫不犹豫收下了这好意,默默走到船头坐下。


毫无建筑遮挡的角度能看见许多东西,巍峨的高山,陡峭的岩石,还有生长在江水和山脚处的绿色植被。还不到中午,太阳升得不高,水面波光粼粼。


叶修怔怔望着它们,长时间眼睛有些酸痛,他转过头看后面的喻文州,两手扶握着船桨,在水面深浅均匀地上下拨动,一下一下,力度掌握方好,水纹在四周扩散。


他望着在船一侧的山群,不知在想什么,神色平静。


“累不累?”叶修问着,走过去,“要不要我来轮替?”


“够距离了。”喻文州放下桨,说,“从现在开始不用划了,让船自己漂就好。”


他看了竹筏一路行驶过来留下的水痕,从船尾走到船头,坐到叶修身旁。


“知道漓江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么?


叶修沉默,表示不知道。


“兴安灵渠,”喻文州和他并排坐着,“它是中国第一条工运河,把漓江的水和湘江的水连接起来。”


“……‘世上无水不西流’,这是地球西部地形高于东部造成的,但只有湘江的水是由南向北而去、漓江的水由北向南而下。”


喻文州说明着,目光平视前方。


叶修看着他,“所以叫漓江?”


“所谓‘湘漓分流’,‘相离而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喻文州说。


竹筏静静向前漂着。


两人距离太近,叶修本想挪下身子,就感觉有什么重物压下来,一看原来是喻文州靠在了他身上。


衣服相触传来热度,他迟疑了两秒不动,就听喻文州突然说:“要不要来打个赌……”


“赌什么?”叶修等他说下去。


“如果在荣耀竞技场上赢过你一次,答应我一个要求。”喻文州看似随意地说着。


“可要是你输了呢?”叶修敏锐地捕捉到一种可能性。


喻文州笑。


“那就换你提一个要求吧。”




前:10

后:12

评论
热度(12)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