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喻叶] 无人之境(五/完)

08


幽灵在山间漂漂浮浮,无法离开。


09


“进来吧。”


声音伴着向前走动的脚步声,喻文州穿过那层奇妙的隔离层,来到世界之内。


叶修半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撑着下巴,目光落在地上。喻文州还会来,他似乎对这个事实感到理所当然,所以也没有怎么惊讶。


“你来了。”他说。


“按照约定。”喻文州微笑,走上前去,坐到叶修旁边。


之后没有人说话,长久的生活让叶修已经习惯了这种安静,他把腿缩上来踩着沙发垫,蜷起身子,头微仰,眼中的情愫晦涩不明。


“你在这儿多久了?”喻文州问,视线落在那件如旧的白衬衫上。


“没记错的话,你上次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了吧?”叶修顿了顿,“时间在这儿不是个概念,你已经离开过一次,想必也知道了吧。”


喻文州默然。


“关于你怎么来的这个问题,我想过了。”


他沉静地开口:“这是巧合。”


“……巧合?”喻文州惊讶,对方的意思是他只是碰巧穿过了那片迷雾么?“但是……”


“只能是巧合了,没有别的可能。因为我从没见过人,而你……也没见过我,不对么?”


“是,应该说是这样。”喻文州试着否认,但很快发现事实如此。


发生的这一切都像是他盲目的追寻,目标不明,目的地不明,他完全是凭着感觉在前行,而且就在感觉离重点只差一步时,却跨不过去。


那人的存在和他像是隔了一个世界那么远,明明伸手就能碰到,却感觉碰到的不是实体一般......


“怎么?”


“没什么。”喻文州说着,缩回拉着叶修衣服的手,“不过,对你是怎么来的,我倒是有个猜测。”


“你说。”叶修夹着根烟作饶有兴致状,“洗耳恭听。”


“是这样的,我猜测……你以前经营过一家名为‘秋礼’的旅店。”


略作停顿后,喻文州说下去。


“在那个时候,你遇见了一位客人,城里打扮,一进店里就问你对面最高的山的事。你自然告诉了他,但却没想到,他真的去了,并且一去不返。


“就在那段时间,那座山里流传着幽灵的诅咒,基本上已经没人再到山上去了,但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你前去找他,上了山,兜了一大圈,却谁都没找到。


“村里穿出你失踪的消息,同时还有那人死亡的消息,但上了山的你毫不知情,走了弯路,最终拐进了这个地方。


“这里的构造体系先不说,但据我分析……应该是隔绝于世界、并不以物质形态存在的一个空间,因此可以制造出这种东西……”说着,喻文州拿过他手中的烟。


“……比如这个。”他夹着烟尾,试着弹了弹烟灰,“不是’存在的’,但只要你认为它存在就好了,这样就能抽了。”


“这里的东西,应该都是你构建的,包括那层笼罩在外的迷雾,不仅是为了防止别人误闯进来,更是为了更好地被世界淡忘……事实上目的也达到了,现在还能记起你的人恐怕不多了吧。”


“……”叶修一言不发,直到喻文州说完。


他一把抢过了刚才那根被拿走的烟,叼在嘴里深深抽了口。“或许是这样没错吧。”他说,又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吞云吐雾。


“来的理由还是目的早就忘了,我只是待在这里而已。”他说。


“有兴趣和我出去么?”喻文州问他,“总待在这儿不是个办法吧。”


“或者说,你本来就是可以出去的,为什么不呢?”


“……”


“刚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在想了,为什么会有如此特殊的感觉。”叶修抬起头,发现喻文州正认真地看着他,“我觉得熟悉:明明是初次见面,却好像我们在很久以前就相识了般,就连这相遇都有种是命运决定的错觉。”


“确实挺巧。”叶修说,却没有否认。


他思索了一会儿,“那如果我离开了这里,你会怎么样?”


“可能会消失,可能会忘记这一切,但只有试过了才知道吧。”喻文州说。


他从沙发上起身,绕着房间走了一圈。伸手拍了拍床铺,所感觉到棉被的柔软,非常真实的触感,很难想象这一切都是幻像。


“要不要试试?离开这地方,对你来说很简单吧?”


“……”


像是下定了好一番决心般,叶修也从沙发起来,缓慢走向这个世界的边界。他把手放在分割的玻璃上,慢慢压下去时,玻璃已经产生了肉眼不可见的改变,使手指渐渐穿了过去。


接下来是手臂,一整条胳膊,肩膀。


“你不和我一起走么?”一条腿快要跨出去时,叶修问。


喻文州微笑地看着他,除了默许也有着许多其他的什么,就像是感情的混合物般暧昧不清。


他缓慢地走上前来,也只是把什么东西塞到他手里。


“你不后悔?”


尽管这么问着,叶修已经知道他的答案了。


完全跨出那道屏障时,他听见对方的回答,果然和想象中的分毫不差。


“——我不后悔。”


10


他在等那个人,不管等多少年。




(尾声)


男子刚从梦中醒来,大脑晕晕沉沉的像是灌了铅,他揉了揉眼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手上满是冷汗,手里紧紧握着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封信纸。


信纸被包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方块,打开后,看见上面只写着几句话。


——秋礼中最高的山,迷雾中最深之处。


第一句话写得并不端正,仔细一看,字体还出乎意料地熟悉。


这难不成是我写的么?


男子不禁这样疑问道,下地下意识地穿上了拖鞋,准备走到小桌前享用早餐。然而,走到一半他停下来,四周环顾了一圈,并没有看见所要找的小桌和早餐。


对了......这里怎么可能会出现早餐呢?


他无力地压了压太阳穴,有点怀疑自己是睡眠过多。


趿拉着拖鞋下了楼,酒杯的碰撞声、人群的谈笑声,化作嘈杂而令人烦躁的声音蹂躏耳膜,再向前看去,是写着“秋礼”两字的客栈门牌与阴沉的夜空。


怎么,已经是晚上了么?


试着回想上次睡下的时间,却发现大脑像是缺失了大段的存档般,自身的记忆竟是一片空白。


睡醒前的事,全都记不得了,就好像存在被突然间抹消、甚至从未来到过这个世界般,所有的线索便是那一张信纸。


他冷静得很快,即便突然发现这一算是恐怖的事实。


首先要做的,是尽可能大地获得信息。所以他走向最靠近中心的那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说:“你是老板吧?能让我打听几个问题吗?”


——他是你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人。很久以前。


那人——黄少天显然还沉浸在酒精带来的欢愉中,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通,最后问了句:“你不冷?”


哦,男子低头看了下自己的穿着。仅有的一件白衬衫,在这个季节确实是单薄了些,但自己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件衣服,他可是一点都记不得。


老板也没就这个问题继续纠结下去,看得出来他是个健谈的人,再加上喝了酒,话匣子就像是被完全打开般聒噪起来。


“你知道......这店对面有座高山的事吗?”


——这个人死了,后来变成了幽灵,暂居在山中。


“哦!高山啊……多着呢!当时小店就建在山群正中呢,为了方便村里的人或者外来的旅客有个暂居的地。你可真是问对人啦,我就是土生土长的人,在这儿已经经营了快五年了!高山那还不简单啊,……”


“那关于那儿最高的山,总有什么传闻吧?”


“最高的山,最高的山......”黄少天的表情迷惑起来,“嗯,你要去那儿吗?”


——幽灵在山间漂漂浮浮,无法离开。


“只是打听一下啊。算了,客人,我一个客栈老板也不要多说什么……不过,我劝你最好别去那地方。”黄少天沉吟了一会儿,告诉他,“传闻的话,我也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了,真是抱歉了。”


“没关系,谢了。”不管怎样,他还是道了声谢。


“等等,喂……你是要去那里吗?”


“是啊,有件必须要做的事。”他说,匆匆补上一句:“还有个必须要找的人。”


“你确定要去么?”黄少天见状又问,但他却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


叶修已经出了门,融进一片夜色中。


他的手揣在口袋里,紧紧攥着那张纸,大拇指的指肚位置正好压在最后一句话的墨迹上:


——他在等那个人,不管等多少年。


他在等我。


END






  • 终于写完了,终于敢打Tag了......


  • 哎没错,就是这样一个死循环(。


  • 喻队找叶修→叶修找喻队→周而复始。


  • 回顾了遍果然,我的脑洞还是太奇葩了(|| ゚Д゚)トラウマー


  • 于是坚持看到最后的都是小天使!么么哒!!赏一个无比真诚地表达感谢的眼睛(☆∀☆)!




前:(四)

最前:(一)

评论(9)
热度(12)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