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喻叶] 无人之境(四)

06


这个人死了,后来变成了幽灵,暂居在山中。


07


三个小时,是喻文州进出那个空间所估算的总共用时。但等他出了那个地方时看见的却不是黑夜,黑夜已经过去了,取代它的是白昼。


“天哪,是你!!”等喻文州走进那家旅店时,第一个听到的声音来自老板黄少天,这个人看见他的到来就像见了鬼般捂住了嘴,眼中除了惊讶更多的却是恐惧,“你竟然还活着!”


“我怎么?”喻文州走上前去,想到今晚的住宿钱还没给,正要拿钱包就被黄少天一把拉过。


后者的力气挺大,他看他的态度也不是能简单了事的人,就跟着对方走了。黄少天一直拉着他跑跑跑,跑到一个空房间还四周环顾了几圈,确认没有人在后才停下来。


“我说你啊,真的去那座山上了?”他气喘吁吁地问喻文州,语气很急,“你没听我说的吗,那里很危险啊!都已经劝过你别去了你还……哎,总而言之,你知道自己失踪了三天半的事么?”


“三天半……?”喻文州疑惑地望着他,“失踪?”


“你这家伙,看起来还真的是完全不知道啊?!”黄少天气,然后又呼了口气,“幸好……捡了条命回来啊。不过你有事没事啊?虽然走过那团雾还不是很难,但是你也太不小心了吧?都说了别上你偏上,简直是不要命了。”他翻了个白眼。


“关于那座山,你知道些什么么?”尽管是这种时候,喻文州依旧冷静地发问。


从第一天来时他就发现了,黄少天总是在故意避免谈及这个话题,但越是回避就越是表明了他一定知道点什么,要从老板口中套出什么来,也算是喻文州这次回来的目的之一。


“关于那座山……我都说了,那…”


“你是知道什么的吧,麻烦了,告诉我。”


黄少天的目光躲躲闪闪,其中的犹豫显而易见。他默默观察着喻文州,这个人还是那样的平静,沉着,面色毫无波澜。


“……好,我告诉你。”半晌,他终于妥协了。


“你知道么,这旅店其实经营了快十年了,在我来之前的五年,其实是由另一个人经营的。


“那个人……其实,在那个时候很受大家欢迎,怎么说吧,可能是因为性格的问题吧,和人很合得来,不管是我们山里还是邻村的人都愿意过来,还花费住在这样一个破地方。”


黄少天望了眼客栈的正门,木制的标牌上用墨迹写着“秋礼”。


“喏,那个’秋礼’的字样也是那人写的,因为名字里有秋,所以就那一个字写得漂亮,后面的根本就歪歪斜斜的。说实话,好几次我都想把它换下来,但最终想着,还是就这么让他保持原样罢。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这可能是他在这世上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了。”


“已经过世了吗?”喻文州顿了顿,问。


“不,是失踪。”黄少天说,眼中盛着恐惧,“当天晚上客栈里还有一个人死了,只不过这事谁都没声张出去。死的原因搞不清,但大家都说是收到了幽灵诅咒,并一心打算忘了它们。从那天起,每当我再问他们这件事时,他们都会奇怪地回问我:你在说什么?好像是一点都记不起来的样子。”


“记不起来?可是明明发生过了这样的惨事。”


“不,是真的记不起来了,绝对是的!”黄少天突然提高了音量,而后又竭力平静下来,短促地喘着气,“我有感觉我都快忘了……见到你后才想起来这些。这事真的很邪,所有人都不记得了,简直就像……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


喻文州严肃地看着他。


“那座山,”黄少天换了口气,“本来只是座普通的山,树木繁盛,中间被掘了条道当山路,村民从那儿上去打水、采蘑菇什么的。大家的生活很宁静,也靠那座山得来许多乐子。”


“那白雾也是从某一天开始的,突然间就在整座山上蔓延开了。上山的村民还不知道,某天打了水正准备回来,就正巧碰上了。


“下面发生的事就像你问那个人回答的一样。那人迷路了,在雾中完全找不到路,兜了好大的圈才好不容易回来,却发现山下的时间已经过了几天。”


“这是你听说的?”喻文州问。


“当然不是了,”黄少天笑笑,有些无奈地说,“因为那个迷路的人就是我。至于你从客人那儿听到的回答,估计也是当时和我一样的迷路者的事吧。”


他错开视线,“之所以不想提起这件事,也是因为这个……唔,但你可别不信,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啊。”


“你还记得他们的名字么?”喻文州又问。毫无疑问,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个关键点,是他无论如何都要搞清楚的事实。


“这个……让我想想。”黄少天回忆了一阵,说:“那个失踪的人叫叶秋。死的人……好像也来自城里吧。”


“知道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喻文州答。


黄少天显然还沉浸在对那座山很危险的宣传中,一心只想让他打消再去那里的念头。


“所以,你打算…”


“嗯,我还会去一次。”喻文州打断他说。


“你可真…”不要命了的话被黄少天硬生生吞下去,他咽了咽口水,沉声问:“当真?”


“当真。”喻文州笑:“其实是……有想确认的事。”


说着他把手伸进口袋里,再拿出来时,手中已经攥着一张折成四方块的纸。


纸上写着的全部内容不过只有几句话,但是喻文州却确信了,除了第一句话外,其他写着的都和自己的字体完全相同。


那么……


他凭空举起信纸,对着太阳,对着客栈的大门口。纸上书写着的黑字透光,“秋礼”两字被照得亮亮堂堂。


秋字写得潇洒,火的最后一捺拖得很长,墨迹尾端微微顿笔,却又不因此显得突兀;礼字写得歪歪扭扭,显然不常练过,从整体来看,没有平衡,却意外地随性。


和门派上那两个字的笔法几乎一模一样,字迹在两种情况下依旧无限重合。


喻文州盯着它们看了许久,觉得自己终于抓住了什么。




前:(三)

后:(五/完)

评论
热度(4)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