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喻叶] 倾斜过度的人生06-07

x 架空 一把一把的私设Ooc

x 那关于工作的问题,哪位真在做平面设计的看见Bug请务必通融!我也在度受上搜了挺久,但还不是很了解

x 圣诞节要来了,决定要码贺文,明后天不更…于是今天两更。顺便你们有谁知道叶修在原著对喻文州的称呼!!我记得是讽刺时叫的小喻但基友又说不是,可能是被各种文洗脑我更想不起来了......;_;)


^^


双休日一过去,每天打网游睡懒觉的自在日子很快过去了。前一天在电脑手机和平板上设的闹钟齐响,叶修直接惊醒过来,梦中的残像还留在脑中,迎着晨曦的微光,颇有种恐怖的味道。


叶修无力地起床,找了便服穿上——前一天喻文州特别和他说过的,平常上班只要朴素便好,西服之类的留到正式场合。


他套上了件红白的外套,乘地铁去了昨天那个建筑,到蓝雨工作室后,坐到他被分配的座位上,打开电脑。


尽管注意力全都放在屏幕上,叶修还是觉察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其他人呢?”他头也不回地问。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这工作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也太过奇怪。


“照现在来看,只有你一个上早班,”喻文州说,“还有我。”


“要干什么?”叶修盯着空白的界面,难免心不在焉。


“第一天的话,熟悉界面和环境是最重要的。把工作室的简介先看一遍。”喻文州说。


这本来是最基本的事……叶修不相信他以为自己没有看,不过他还是拿出了苏沐橙前几天给他的那张纸,把有关信息的介绍页仔细看了一遍。


“蓝雨-平面设计。


“秉承“全程服务,共赢未来”的宗旨,是集广告设计、海报设计、平面设计、印刷制作、室内外效果图设计与维护为一体的综合性工作室。公司遵循“以人为本,诚信为本,质量为本,真诚服务”原则,始终将文化艺术与商业有机地融合,把握住先进广告思想的脉搏,以“全程营销”为理念,为客户提供全方位一条龙综合服务。

“我们相信,我们合作定会架起双方友谊的桥梁,使我们能在强势竞争领域里得到长足的发展,让我们共创和谐商机,共赢美好未来!”


喻文州让他看这个介绍,应该是有什么目的才对。叶修一边这么想着,视线下移,把他要担当的“平面设计”职务一栏的细节再次扫了一遍,就把纸放下,表示自己看完了。


“你觉得有什么要修改的地方?”喻文州却只是问。


“…没什么不妥。”叶修说。


他现在有些后悔去猜测喻文州的想法了,现在看来这根本是毫无意义的事。


“我们本来做不了多少事,也就是些负责包装、或者排班的小任务,自然赚不了多少钱。”喻文州说,“所以工作室请你来的目的不光在业务,还请多以外人的角度提些意见。”


这番话说得中肯,话中的意思却很明白:对你的技术,我们不给予信任。


这么看来,人情分恐怕还是占了多数,初次会面时就让自己抠抠背景图的行为也能大致理解了。他还记得当时问喻文州为什么聘用自己时,对方巧妙地规避了正面回答。


“让我先问个问题吧。”


叶修若有所思,然后慢悠悠地转过身去,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样东西。


他看着喻文州:“这儿能抽烟吗?”


“工作地点不能吸烟。”


叶修深吸了口气,一个喻文州不说,没有烟的生活简直难以忍耐,他竟然没先想到这事。


不过,不能抽也没办法,总不能故意对着干。


叶修问了下近期的任务项目,主要是小企业发来的广告编排,需要对几张宣传图片进行美化,还要设计一款符合他们商业追求的美术字体。


本就知道这家公司对他技术并不信任,叶修也没期望他们让他自己设计什么的,喻文州只是丢过来了一个图包让他改......背景,再加上亮度和对比度,本来是垂手可得的事,反倒因为数量太多耗费了一些时间。


太多张图要处理,叶修就捧着那几个图包在Ps里对着主体的边沿抠抠抠抠,整整五天的四个小时干得都是同一件事,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动作越来越机械,精神飘忽,不仔细看字的话影都是重的。


周四早上,叶修终于听到喻文州说可以换班了,周五他过来上晚班,工作室里人员寥寥,时针指向数字十,眼前那最后几张图却还没完成。


喻文州在隔拦旁边站起身,注意到下班时间已到,他拎起包准备回家,走了几步却看见隔壁的人,一手对界面开开关关,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似乎没有注意到时间,不知是过于专注还是懒散。


“叶修?”他走上前去,默默伸手关掉了显示屏的电源,“时间到了。”


“哦。”那人短短地应了声就站起身,没再说什么。


“没事吧?”


“没有。”


叶修说着,整理起桌上摊开的A4纸和照片,就缓慢地拖着步向门口走去。


喻文州在原地沉默许久,在叶修进电梯前又补上了一句:“从明天起时间调整,你以后都上晚班。”


他看着人影顿了一下,消失在拐角处,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说了多余的话。而多余的话是毫无意义且危险的,因为他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叶修。


相较他人而言,叶修是那么平凡,又那么特殊。只不过不是不好掌握,而是掌握了也摸不清规律,看不清本质。


这超出了喻文州的预计。






x 其实那介绍就是为了占字数我会说吗

一直很想说的,我真不会写互动……什么说明手法我都会但就是不会写对话……我一直在忍耐着不用说明来凑字数来着!!(你)加上心脏组一说话就开嘲讽模式……我不会啊啊!我还可以搞出篇理论性肉文,对当下的同性爱爱方式做出深入剖析,一点对话和形容都不带,还能搞得特别科学高大上(你)


^^


想当年他在网游里遇见一叶之秋的时候,还不知道对方有着怎样的称号,自己手里也只是个用休息时间随便打打的马甲。


真正的初次见面,被淹没在背景一片的效果音中。


与一叶之秋打成一团的是另一个叫夜雨声烦的帐号,剑客,本来就擅长在对方失误时快速抢攻,再加上这个剑客毫不犹豫地放了大招剑影步,绚烂的火花在空中接连绽开。


一叶之秋当然在躲,动作看似悠闲,实际上却准确无误地躲过了每一剑攻击,在这个战斗法师身上,看似每一次微操、每一个动作都有它的道理。


喻文州本来想走,但看两个人水平都不错,旁边有了些围观群众,再加上现在有空闲时间,他就留了下来。


喻文州这么看着看着,却突然发现了什么。原来这两个人也不是平白无故就干起来的,不远处有一对人,围在中间的就是一个庞然大物,他在往前走了走,发现那原来是个二十级的野图BOSS。


野图BOSS很稀有,这个道理谁不懂?


所以闻声过来的玩家也越来越多,场面乱作一团。


喻文州再去看那两人的战斗,一叶之秋算是勉强把夜雨声烦甩开了一段,但仍然无力让己队的玩家摆脱对方的追逐。


这种情况下,如果来把混乱之雨……


喻文州的大脑运转速度非常快,他隔火观望着这战局,一边就开始假设起战况来。当然,假设归假设,这种非敌非我的状况进去了也是死路一条,喻文州非常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保持原地不动,并寻找起不被伤分毫就远离战场的空隙来。


空隙!


战火的另一边,喻文州很快发现了一处没人蹲守的地,他很快向那个安全地带跑去,没想到跑了一半屏幕中就跳出一个框。


【 一叶之秋 申请与您组队】


一叶之秋?


就是刚才那个战斗法师的名字,喻文州这倒是记得很清楚。


尽管知道这人的水平高超,他也没有鲁莽去点下同意,姑且先停下步来。


“术士帮个忙,”一叶之秋敲了敲他,“那边,放个混乱之雨过去。”


原来是看形势不怎么样,就随手把他拉了过来,但就这么组队这点,估计对方是个挺随便的人。喻文州知道自己一人之力,自然把保命放在第一位,常理说并不想这么答应下来。


一叶之秋显然是看出了他的犹豫,却很是自信地说:“有哥在呢,你死不了。”


一样,喻文州不动。


“装备分你三分之一,重复了Roll点。”一叶之秋再次妥协。


这个报酬看着挺合理,喻文州按下同意,很快对着野图BOSS旁边扭做一团的玩家们扔了个混乱之雨过去。


……


“嗯?”


“我去混乱之雨!”


“靠靠靠靠怎么回事,这是哪个不怕死的术士扔的啊啊啊啊啊!!!!!!!!”


夜晚的天空中突然乌云密布,那个正领头砍BOSS的夜雨声烦突然怒喝一声,头上又接连冒出好几个超大文字泡。


但他动作丝毫不见怠慢,剑一插就脚底抹油般像包围圈外疯跑,一边跑一边不忘喊:“BOSS先不管了大家快往死里跑跑跑!这混乱之雨控制力太强就算是晚上一拍的话也……”


......晚了。


乌云瞬间扩大覆盖到了众人头顶,天空中降下倾盆大雨,BOSS团众人被瞬间淋成成了落汤鸡,同时技能表旁也出现了混乱属性。


大部分还在坚持操作的人当然都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动作,有把别人绊倒的,更有自己操作自己狗啃泥的,少数正常的那是一叶之秋团队的人,此刻仿佛重获新生般奋起,拉仇恨,杀BOSS!


“干得好!”一叶之秋看见这状况也就夸奖了一句,然后就上前一脚踹飞了唯一来得及从雨中逃脱的夜雨声烦,又对喻文州下了个指令,“向前冲!”


向前冲,前面就是敌方的队伍,等混乱之雨的效果结束,这难道就不是送死的行为?但喻文州却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并不是盲目地听从指令,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不是送死,而是延时!


向前冲,意味着施法距离更近的攻击。


果然,一叶之秋又来了指示,“束缚术!”


最低级别的技能,三秒的束缚效果,却更为迫在眉睫的战争赢得时间。


眼看BOSS就要红血,一叶之秋队的人这是拼了命地攻击,绚烂的火花再次绽开,喻文州的操作依然很稳,很准,而且挑在最恰当的时候。


“操纵术!”


“切割术!”


六星光牢!


“……我去!!!”夜雨声烦大喝一声,他本来要去打那只叶修来着,没想到这个六星光牢就准确无误落在了自己头顶。


“怎么样?”一叶之秋走到框着他那儿的牢笼敲了敲,好意问了句。


“靠靠靠叶修你还不快死!你你…”


“各位,要冲了!”一叶之秋不理他,自顾自说了句就冲上前去。


由于是二十级的BOSS,红血了也没有什么坑爹的事情发生,只是防御力暴增到300%,这十几个人在刚才的混乱中把技能都丢完了,现在只靠普通攻击支撑着。


“我来了!!”一叶之秋开了个强龙压,打算强攻灭杀。


尽管胜负已定,喻文州没人管他,他也在后面丢着一个个冷却好的技能,一叶之秋那边先不管,重要的是可能会近自己身的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终于从牢笼中解放又瞬间中了个鬼影缠身,差点没被憋屈死。


BOSS最终倒了下去,但毕竟是小BOSS,只爆出了两件蓝装,一件头部一件脚部。


Roll点!


一件当然是被队长一叶之秋拿了去,还剩另一件,大家也按照说好的Roll了点。


65,43,91,21,轮到喻文州,98。


后面又有人Roll了好几下,没有更高的成绩,这件蓝装就理所当然地分配到了他手里。一叶之秋加进来的队员,尽管并不熟识,大伙儿还是安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纷纷夸了几句兄弟好运气。


喻文州笑笑,最后离开了。


后来他才发现自己十足拼了整整一个半小时,本来只是买来消遣的游戏,反而在后续作用中让精神绷紧了一晚上。


要说还有什么,就是退队以前,又接到了一叶之秋在聊天室的留话。


那个时候叶修说的,“节奏把握的很好,反应还算不错。”


“多练练吧!祝你早日找到荣耀的乐趣。”




前:05

后:08

评论(16)
热度(15)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