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新快] 黑羽快斗的灾难 04

  • 等字数到2w时就开个tag

  • 就是忍不住自己摸鱼的手系列


第四章 领养成功


梧桐树不知已经落下几片枯叶,但现实中的时间并没有过去很久。不愧是每次收到怪盗的预告函,就能迅速调出全日本最强警力的江古田警方,办事效率十分之高,也就不到十分钟之后,毛利兰就看到青梅竹马走了出来。


穿着和离开时一样的衣服,从表面上看,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除了神情多了些困惑和严肃。她知道,通常新一露出这种表情时,都是碰到什么解不开的谜题了。走上前去,刚要开口询问,却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


就在工藤新一推门出来的一刹那,不知藏到花丛的黑猫突然冲了出来,“新一”两个字还没出口,兰就看到黑猫冲到工藤新一面前——在撞上的前一秒猛地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哦~还在这里呢?”


工藤新一低下头道,语气中却没有多少惊讶的成分,好像早已料到它还会在这里一般。


“新一——”毛利兰看到那只猫在一个急刹车后,一边围着工藤新一的小腿转着圈,蹭着他,一边发出拉长的“喵~”音,好像在对他撒娇一般,吃惊地张了张口,一时把原来要问的事都忘了,“这只小猫是......”


“抱歉,让你等在这里。”工藤新一道歉着,他望向黑猫的眼神莫名有些复杂,“这是刚才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跟着我的,我也觉得它是不是饿了。”


没想到青梅竹马闻言,忍不住笑出声来:“新一还真是招小动物喜欢,你看,它都完全不靠近我。”


“是吗?也没有吧?”


工藤新一有些好奇,于是向毛利兰走近,黑猫自然也跟了过去,但当他站在兰的左边,黑猫就贴着他的左脚,站在右侧就贴着右脚,总之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都在努力贴着他的情况下和兰隔开了一段距离。


“还真是这样......”工藤新一也有些惊讶了,“这家伙连这个都懂吗?”试过机会,他终于放弃了这个看似毫无意义的试探,


“所以,新一,你以前喂过它吗?像是会这样跟着人的猫咪,不太常见呢。”


“没有啊,我也是今天被它莫名其妙就缠上的,怎么赶都赶不走。”工藤新一眯着半月眼。他小声吐槽道:“可能不是普通的猫吧。”


“那么~” 毛利兰突然“啪”地一合掌,微微兴奋地提议,“既然这只小猫这么喜欢你,新一要不要领养它?”


“开什么玩笑!我可没有随便捡猫回去养的习惯。先不说没时间照顾、猫粮、住所的问题,像是它这种毛,说不准会掉满屋子的毛——”


“哈哈,新一你这不是正在很认真地考虑着吗?”


“咳,我没有......”


被兰一语道破,工藤新一不禁有些尴尬地挠了挠下巴。他正了正色,重新认真地解释道:“更重要的是,像这种折耳猫,其实是很稀有的品种。”他顿了顿,“.....所以十有八九不是野猫,而是从哪家人那里跑丢的,比起把它带回家,还是四处问问有没有人家里的猫跑掉了比较妥当。”


“虽说这样也没错,总觉得好可怜呢。”


“什么?”


“把它丢在这里,总感觉不太忍心。”兰蹲下身看着工藤新一脚边的黑猫,思索了一会儿,提议道,“呐,新一家里不是很空吗?先留着它,同时寻找有没有丢了小猫的家庭。”


“啊。”


工藤新一回头,忽然看到青梅竹马怔怔望着黑猫,表情有些失落。


说起来兰,很喜欢小动物呢。比如,在上帝丹小学的时候......午休时和兰出去玩的时候,经常被她拉着钻进各种灌木花丛寻找野兔,虽然大部分情况都是一无所获。为了把鸟蛋放回窝里,差点从树上摔下来的事情也发生过。这家伙,只是为了做这种事,都会忘了要好好保护自己呢......


但是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兰。


回忆起过去的事,大侦探微微勾起唇角,本来是担心的话语一到嘴边却硬生生变成了淡淡的:“暂时留下它,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


兰欣喜地站起身,“那就决定了,新一,今天就是你成功领养ネコくん(猫咪君)的第一天~!”



居然被兰那个家伙说服了什么的——


答应后过了还不到一分钟,大侦探就打心里感到后悔了。“我可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啊......”


工藤新一,被誉为“平成的福尔摩斯”的高中生侦探一枚。虽然前段时间遇到了戏剧性极强的事,经历了一系列如惨遭黑衣组织灌药、身体变小、寄住毛利事务所、每天的杀人事件、机器CIA/FBI酒厂叛徒等力量捣毁组织等巨大变故,他的本质却只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而已。


被各类事件充满了生活,你能指望他在除足球和推理之外的领域里有什么经验吗?


从没有照顾过宠物,甚至连一条鱼都没养过的高中生侦探刚一到自家门口身体就猛地定住了。


——我在干什么呢。


说不准自己就已经离开了。


工藤新一缓缓回头。惊讶地发现——


没有!从初次见面就仿佛牛皮糖般紧紧黏着,不论他走到哪里都会跟在脚边的黑猫居然不见了踪影!一开始经常听到它喵喵的叫声,但因为集中注意力在想着别的事情,他便忽略了这个声音。甚至因为已经习惯了它的跟随,不再时不时回头注意它是否还在——


究竟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工藤新一忽然觉得心里五味杂陈,说不清道不明的,也不知惊讶还是失落占多一些。和兰分别的时候,明明还好好跟着我的......


“等等......我是笨蛋么?居然在为区区一只猫担心。”新一整理了一下情绪,恢复成无精打采的半月眼模样,“本来也不打算捡这种猫回家的,还不是因为答应了兰,不然......”好似是在说服着自己不再想这件事,实际上是因为在心虚着,只好下意识地推卸自己的责任而已。


同时意识到后面这件事的的他着实有些脸红,正想着怎么和兰解释经过,忽然发现了身后不远处的铁栅栏后有什么东西晃了晃。几乎同时就反应了过来,他悄悄走过去,嘎吱地推开栅栏。


眯着半月眼,工藤新一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因为颜色和铁栅栏的黑色很接近,差点就被看漏了呢。哈,我也是在想你怎么会这么简单就离开......”


栅栏旁,黑色的尾巴灵巧地晃动了一下,黑猫听到他的声音扬起头,先是好奇地望着他,接着张开嘴,好像十分欣喜地“喵”了一声。


“还‘喵’,蹲在家门口在看什么呢?”回忆起它刚刚的举动,高中生侦探顺着那视线望过去。铁栅栏光秃秃的,上面没有任何装饰,唯有不远处的墙壁上挂着门牌,但也有一半被遮挡在家门旁边肆意生长的灌木下。


『工藤宅』


“难道刚才是在看这个?”


“但是,就算是一直盯着这个,一只猫也不可能读懂啦。”工藤新一自言自语着,悄悄斜倪了黑猫一眼,忽然觉得会有这种荒谬想法的自己也有些不正常了。“哈、哈哈,像是那种事,也只可能靠魔法才能办到了——”


“好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你走失的家庭,这段时间就由我勉强照顾吧?”


钥匙“咔”地打开门,面前是熟悉的布局和景象,唯一不同的是换鞋时,不再只能看到颜色单调的地毯,还有一团黑色的身影。仅是多了一个小生命,家里的氛围好像都变得和以往不同。


工藤新一笑了笑,“我回来了。”




____________

黑羽喵(记忆没恢复,意识模糊):这个门牌莫名有些眼熟°□°


05

评论(4)
热度(36)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