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DC/MK - 新快!
不吃逆,但偶尔会吃些白快和其他新攻CP
攻控,最近有新ALL倾向,同时也吃新兰

目前→其他大多数坑已退,cp还在吃,如英ALL、喻叶

喜欢写些自己喜欢的梗,大部分甜,虐文写的吃的都很少
喜模仿各类原著风,导致自己文风多变

最近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忙了起来,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大把时间码字了......
张口吃粮,虽然本命cp冷,看到新粮会很激动

头像代表老叶的眼神
子博@闻风生浮

[新快] 黑羽快斗的灾难 03

  • 这周末考SAT,会疯狂复习到考试前,那之前就不更了

  • 绝望泪*꒦ິ꒳꒦ີ)


第三章谜团重重

 

“啊?!又是你这个臭小子!!”


抢劫犯被他的足球踢晕之后,江古田警察也准时赶来了。中森银三、中森警部一看到工藤新一,表情十分扭曲,显然是想到了基德偷钟时,在钟塔上发生的那茬。于是用一种恶狠狠的、仿佛在看嫌疑犯般的目光盯着侦探不放。“怎么来江古田了?还正好赶上这种案件,果然,很·可·疑哪——”


“我只是在附近超市买东西而已,”或许确实是对上次的事件有些心绪,工藤新一此时的陈述显得很没说服力,“真的,这是个意外。我偶然看到有人在喊被他偷了钱包,就追上去了,然后......”


“嗯——”中森警部捏着下巴,像是在思索侦探话中有几分可信性。瞥了瞥趴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的中年男子,又盯住面前表情有些瑟缩的关东名侦探,他忽然若有所思道:“那你小子还真好运,像是这种犯罪,和基德可不一样,把他激怒了,说不准一把刀就向你捅过来——算了,这么说你也不懂。像你这种高中生啊,明明就该滚回去给我好好上学!”


“哈哈......”心里吐槽着被我制服的犯罪不知比你多多少了,工藤新一眯起了半月眼,无奈地想到:我果然不擅长应对像是中森警部一样的人啊......


“好了,看在目暮和你挺熟的份上,就不说你了。等会儿和我会警局做个笔录!”


毕竟直接参与了事件,也没办法吗......不知道笔录会持续多久,等会儿还要给兰打个电话,解释下经过,免得她担心了。


觉得事情变得更麻烦的工藤新一显得更加无精打采了。总觉得今天也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事件缠身,但是像这样的事件又用不到推理,完全不需要他动脑筋,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还真是会有些厌倦的。


而且,看起来麻烦还不止这些——


“小子啊。”走向警局的路途中,中森警部突然开口,“刚才我就想问了,那是你的宠物吗?”


“不是。”


“但它一直都跟着你......”


工藤新一闻言,步子猛地顿了顿,他极为缓慢地扭过头......看到他停下也随之停下的.....一只瞳仁是淡绿色的,毛色皆为纯黑的猫。


“喵。”像是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黑猫轻轻叫了一声。


“......”工藤新一的嘴角抽了抽,慢慢转过头,“是它自己跟上来的。”


“是吗?”


中森警部其实也不是很在意这事,随意猜测道:”可能是饿了想让你喂吃的吧?不过等会儿我们到警局,它可不能进去。”


......


“还给你。”工藤新一将足球递回给先前的男孩手上,说道:“多亏了你的球,犯人才成功被警察抓住。”


“好厉害!”男孩望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大哥哥你就是那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吧?这么快就把坏人给制服了!我叫池田良太,我的学校里,有好多人都很喜欢大哥哥呢。”


“是吗。”被这么夸奖,要说完全不得意那是不可能的,工藤新一弯下身摸了摸他的头。


顿了顿,男孩又说道,“这只小猫也一定很喜欢你!”说着目光下移,落在从刚才起不知为何就一直努力往名侦探的小腿上蹭的黑猫,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不然它怎么会这么粘着你呢?我听说猫是很独立的动物,很少主动靠近人类的。”


工藤新一低下头。


一人一猫对视起来。人类眯起半月眼,略有些嫌弃的模样,黑猫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十足的乖巧与无辜。


......算了,就这么让它跟着也没关系。



关东的名侦探紧随着中森银三走到附近的警察局,黑猫步伐轻轻地跟上他们,也来到门前。


玻璃制的门很快被人类打开了,门敞开的距离正好够工藤新一通过。这时黑猫忽然发现梧桐树上掉下一片叶子,翠绿翠绿的,凭借着空气的阻力不断在空中翻转着面,快速飘下来,就将落在它的鼻尖。可在落叶到来的前一瞬间,它抓住时机猛地挑起,张开的猫爪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它。


就是因为这一时贪玩,等黑猫再回过神来,准备昂首阔步地跟进警察局时,突然被迎面关上的门吓了一大跳,凭借出色的反射神经猛地后退,才避开被厚实的门撞个正着。


“喵!”


仿佛述说着自己的愤怒,黑猫瞪着那扇把自己和人类隔开的玻璃门,尾巴上的毛直直竖起。


它在原地趴了一会儿,复而站起来,睁着漂亮的淡绿色眼睛向门内张望,只见人类竟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甚至好像都没有注意到被关在外头的它,只管和身旁的人谈着话,两人越走越远。


黑猫忽然有些焦急了,不由在门口寻找起可以进入这栋建筑的方法,可是玻璃门关得太紧,两扇门间的空隙是它绝对无法通过的。即使试着往屋顶上跳,竖直的墙也没有任何可落脚的地方。


发现一切方法都不可行的它,只好望着玻璃门,可怜地喵喵叫起来。


可无论怎么发出声音,不知门里人是没听见还是装作没听见,工藤新一一直没有出来。直到中森银三都有些听不下去,“喂,臭小子,你的猫一定是饿坏了,你多久没给它喂吃的了?”


“什么喂不喂的,都说了不是我的猫......它叫一阵应该就会离开吧。”工藤新一没有看门口的方向,不太肯定地说。


黑猫又叫了一声。


“喵......”


“......不是我说。”中森警部看了它一眼,又看了面前这个看似完全不受影响的人一样,受不了道:“你这家伙头脑虽很聪明,却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啊。难道你就不可怜......”


“喂,说不能让它进来的人是你吧。”工藤新一低声吐槽道。他悄悄瞥了眼门口,那只猫果然还在那里站着,焦急地向他的方向张望着。


唔,一般的猫,真的会为了食物做到这种地步吗......?


难道是谁家走散的家猫?


其实不是不同情的,看着黑猫怔怔望着自己,就算是那个只对案件感兴趣的推理狂工藤新一,也不禁在这种奇特的情况中生出一种微妙的感觉,要不是理智一直在反对,他肯定会选择喂它点吃的,然后带回家的。


但是......直觉似乎在告诉他,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同寻常的,不论是这只黑猫出现的时机,还是它对自己出乎意料的亲昵,似乎都不能用侦探所谓的逻辑解释清楚。眼前的猫,在工藤新一看来,其和今天的事件一样,本身就充满了重重谜团。


“兰,”他接起电话,“嗯,嗯,我现在在警察局。没有,我没事。路上出现了一点小状况......”挂下电话,中森警部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你说完了,那我们进去吧。刚才你的电话......”


工藤新一笑笑,“没事,是我的一个朋友要来了。”



黑猫发现工藤新一再一次走远,蔫蔫地在门口趴了下来。舔了舔耳朵上的毛,以及爪子下粉红色的肉垫,它还没有走的打算。冥冥之间好像有什么阻碍它远离那个人类,那声音耳语般告诉它:过远的距离意味着不安。


奇怪的是,除了那个人类以外,其他的人类似乎都十分危险。就像避开天敌一样,它本能地想避开他们,就算已经远离依然竖着猫耳,凝神听着,注意着附近空气中每一分细微的响动。


嗖。一边喊着新一,一边提着一袋子食材从超市赶来的毛利兰,“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啊,是小猫!”她发现了刚才在自己发出声音时,突然窜入旁边花丛中的黑猫,“怎么会在这里?你的家在附近吗?”


毛利兰蹲下身,歪着头朝花丛里望。只见空隙里突然闪过一道绿光,是猫眼睛在阳光发出的。随即,一阵窸窸窣窣声后,黑猫露出了一个脑袋,好奇地看着她。


“过来~”毛利兰向它伸出一只手,微笑着凑近身子,“我不会伤害你的。”


或许是感觉到她的友善,又或许是发现了和某个人类似的味道,黑猫停顿了一会儿便放松警惕,猫着步走过来,停在距离人类小半米处。


“没有发现铃铛,应该不是不小心走失了呀。可是看起来也不像是野猫......”


毛利兰发现黑猫的脖子上没有挂任何东西,毛色也很整齐鲜亮,不像是经常要转移居住地,或钻到城市各个堆满灰尘的角落寻觅食物的野猫,再者,如果是野猫的话,一般是不会选择独自行动的。


虽然人们经常会在夜晚看到单只的猫,实际上只要耐心寻找的话,就会发现附近还有许多只。猫们窝在一起不但能够取暖,还能靠彼此捡来的食物生存下去。


“呀,好可爱~ ”黑猫像是已经放松了警惕,小步地走近过来,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一下她伸出的手,“刺刺的,好痒。真没想到你突然就靠过来。”毛利兰将把将塑料袋放到地上,试探性地伸出另一只手,但黑猫不再前进,在她伸出手的瞬间就一个转身,又窜回了花丛中。


看到这情景,兰轻轻笑了起来,“原来还是在警戒着我啊。不过也没办法,比起靠近人类,你更喜欢一个人呆着吧?也不愿依赖我......”


“就和新一一样独立,吗?”


轻声喃喃着,毛利兰突然发现自己竟有些失落,不过她很快拍了拍脸,拎着塑料袋站起身,重拾振作。“不过,也不坏呢!”




04

评论(2)
热度(35)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