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坑:P5(P5天下第一!!!)
ES(Fine,英all)
小英雄(出轰;出胜)
全职(喻叶;喻all)

大概是主角攻控党,爬墙飞快
写文只为自娱自乐,三次学业繁忙所以时间不多。就算被催更,不想写的终究不会写了......
评论每一条都有认真看,没有回的在这里统一说一下,谢谢你的支持和喜欢!在冷逆圈碰到同好,多么有幸。

但愿所有人,不忘初心。

[新快] 黑羽快斗的灾难 01~02

  • 猫化梗

  • 因为自己不是很满意就重写了orz

  • 大概中长,保证不虐


第一章 红子的魔法


黑猫。

 

在东方被认为可以驱邪驱魔的神物,富人为拥有性情高傲的它们自豪。在西方,黑猫则通常是女巫的宠物,为人厌恶,是邪恶和灾圌祸的象征。


那么如果,是东方魔圌女的黑猫呢?


小泉红子——对着面前的水晶球笑得邪恶。


水晶球一开始是混沌的,由各种色彩交融成的纯黑。接着,墨水仿佛在水中很快淡去,寂静的球面显现出一个男子的身影。一顶礼帽与白衣、单片眼镜。


“怪盗基德。”小泉红子勾起唇角。就像电影和书中通常描写的魔圌女那样,她的身姿被掩盖在黑色的斗篷下,半边脸被帽子遮去,双手则张开停在水晶球至上,操纵着它。“黑羽快斗。”


男子的服装变成了日常的学生校服,衬衫上印着“江古田高中”的字样。手中用扑克变着让人惊奇的魔术,露出顽皮的笑脸的,正是她的同班同学,黑羽快斗。


“明明世界上的男人都是我的俘虏,你却......”


小泉红子的语气忽然咬牙切齿起来。正是因为黑羽快斗对她的忽视,让她知悉了他的真实身份,世界上唯一一个不膜拜她对她俯首称臣的男人。他最好的友人是那个在红子看来过于天真、甚至迟钝的女孩,他最大的对手是手握日本最强警力的那女孩的父亲中森,自己在他的心中并没有一席之地。


“从不看着我。好像我对你来说,只是一个不重要的陌生人一样。”


会嘻嘻笑着、面带自豪的向中森青子展现自己刚学的魔术技巧,和白马同学激烈地拌嘴,却从不过多地过问已经被知道身份是魔圌女的她。就连早上进教室时,都要红子先开口问早,那个人才会从青梅竹马的对话中抽离出来,不算圌活泼但也并不冷漠地道声早。


“不过,只要使用了这个,你就再也无法从我身边逃开了。”


哦呵呵呵~~!小泉红子掩嘴,发出了魔性的笑声。她拿起的水晶球上此时正好出现了一只猫,毛色是纯粹的黑,两只瞳仁发出莹莹的绿光,那是女巫的黑猫。


“被我的’Destin’诅咒的人,会和第一个见到他的人形成密不可分的、无法切断的联系。两人在邂逅之后,即使本能地想要避开,也会被可哀可叹的命运指引着不断相遇。仿佛被一根挣不开的红线连接的两端……”


“哦呵呵呵!黑猫的诅咒,只要我在你面前念出魔咒即可生效,而且一旦施下,除非你真正爱上所见的第一个人才能自动时效,不然就会持续永远!”


仿佛遇见到黑羽快斗被诅咒后整天围着自己转,只看着自己一个人的情景,她狂妄地大笑起来。将水晶球收进巨大的黑色斗篷中,小泉红子推开了房间的门,门外刺眼的阳光洒满了繁华的街道,那里人来人往格外热闹。


“黑羽快斗会在五分钟后左右经过这里…”


小泉红子的身型掩藏在转角处的一处屋檐下,这里方便窥探街道的全景。


看到黑羽快斗经过时,她只要念出咒语并以最快速度出现在他面前就好,这么简单的事,小泉红子对成功还是很有把握的。


“呵呵,接下来只要等你来就行了。虽然是之前从没尝试过的魔法,说不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副作用,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你看着我,黑羽快斗,你只要看着我一个人就好了……”


毕竟,这可是能让你爱上我的伟大魔法。




入冬了。


气候变得寒冷而干燥。虽然还远远不到下雪的地步,大多数行人都换下单薄的T桖,换上更为保暖的毛衣或冬季外套。


尽管如此,依旧不能完全抵抗住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寒潮。


“阿——嚏!”


裹着一条红色的围巾依旧打了个打喷嚏,黑羽快斗整个人都显得恹恹的。


一边呵着气一边搓圌着发僵的手指,他眯着半月眼吐槽道:


“真是的,都已经发生这么倒霉的事了,还碰上这种恶劣的天气。”


今天确实是他最倒霉的一天了。先是下午去买东西时撞到提着水果篮的大妈,被撞飞的水果在地上滚了一地泥,花钱帮她重新买了一大篮不说,还挨了好一顿臭骂。特意去了离家比较远的店买做晚餐的食材,居然又在甜品柜前撞上了某位宿敌。


“巧克力蛋糕,巧克力蛋糕~”正在寻找餐后甜点的他,很快看中了甜品柜台上一款只有周末打折的巧克力慕斯切块。


可是刚要伸手去拿——


“啊,抱歉。撞到你了。”


刚伸出去的手就撞上了旁边人向一个方向伸出的手,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道歉,本能地瞥了眼对方——这一瞥不要紧,工藤新一怔了,黑羽快斗,整个人都石化了。


工工工工藤新一?!!!


从未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的他全身僵硬、大脑当机。为什么是工藤新一?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只是想买个蛋糕的自己都会撞上他?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不对,居然可以这么倒霉啊啊啊啊!!!


“你......”


“!!”


顿时警铃大作。黑羽快斗心里大喘着气,就差落荒而逃了。幸亏凭借他和名侦探不相上下的判断力,聪慧如他马上意识到:如果在这里逃跑的话,只可能会引起名侦探更大的怀疑!


介于曾经伪装成工藤新一在柯南面前出现过数次,黑羽快斗十分肯定工藤新一是知道自己的真实面貌和他很像的。如果自己落荒而逃,那只可能是心怀鬼胎,名侦探必然会立刻推理出他的真身,就算全日本,长得和关东大侦探很像的人也不会太多,只要让警方介入,稍一筛选,便能顺着已有线索查出他“黑羽快斗”的名字,有了名字,他怪盗基德纵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无力回天了。


所以,绝对不能逃!


更不可以有任何不像是“偶遇了一个和自己长得好像的人”情况的不自然的表现!


要装出有些惊讶、再加上一点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才是对这般意外邂逅最正常也是合宜的反应——


“啊!是那个以前在街上见过的,和新一长得好像的人。”


结果黑羽快斗刚要开口,工藤新一旁边的人就惊讶地开口了。


这正好省去了他伪装的气力,黑羽快斗在心里偷笑,表面却也是一幅讶异的模样,接着毛利兰的话说下去,“是啊是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和自己这么像的人。这还真是不可思议的事啊,我们不会是打出生起就不幸失散的孪生兄弟吧?”


“哈哈,开个玩笑......”发现工藤新一的视线,黑羽快斗顿时又怂了。那是怎样的目光?直白的、毫无躲闪的、犀利而充满剖析欲圌望的,沐浴在这种视线中,他有一种自己的一切皆被看穿的错觉。


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名侦探,他暗暗感叹。


虽然从大侦探那五分惊异、五分怀疑的表情来看,他暂时还没瞧出什么端倪,更没推理出他怪盗基德的身份,黑羽快斗还是不由地心跳加快,下意识地做出防御、准备逃跑的姿态。


“那我还有些东西要买,先走啦......”


直到他走远那个名侦探才反应过来,准备追上来。


“等等!”


噗哈哈,黑羽快斗在心里窃笑着,笨蛋侦探,再见了。


在离开工藤新一的视线的瞬间,发挥了怪盗基德的经典技能·变装的他,在混进人群的同时脱下便衣、换上华贵的裙子和假发,戴上耳饰项链,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摇身一变,变为打扮讲究,时尚貌美的年轻女性。


为防意外,走到街上人最多的地方时才摘下变装。“呼”地叹了口气,心中警戒解除的黑羽快斗这才意识到:刚才跑得太急,买的用来做晚餐的一篮子食材都没来得及买单!


“啊啊啊啊!”拼命揉着本来就很杂乱的发,他崩溃道:“居然连巧克力慕斯蛋糕也没有买到~~那可是仅限一天特圌价的珍贵甜品啊!!”


天色也晚了,看来今天只能叫外卖了么?


实在是太倒霉了——


“而且,总还有不好的预感。简直就像是我的‘灾难‘还远未结束似的——”


黑羽快斗托起下巴,若有所思道。


他的身前不远处的转角,藏匿于阴暗中的魔圌女勾起了唇角。


立冬第一日,在黄昏的红日光辉照耀之下,邪恶黑猫将降诅咒于那不服从巫女之人。那之后,被诅者所见的第一人即为他的命运之人,两人之间由‘缘’一字,系上斩不断的红线。


「さあ、世界で最も邪悪なルシファールシファーよ、私の唯一の願いを実現して下さい。ここで呪いをかけましょう、彼を私の「運命の人」になるためにー!!*」


“什么?!”


咒语被念出的瞬间,掩藏在黑色斗篷中的水晶球发出刺眼的光芒,毫无防备的黑羽快斗很快就被这道光芒淹没其中。


光芒太强,一时被刺得睁不开眼,虽然不明白状况但黑羽快斗暗叫不好,心中那不祥的预感猛然增强。同时,小圌腿外侧像是被什么飞速冲出的东西猛地擦过,传来一阵刺痛感。更为奇怪的是,全身燃起让人不能无视的热,仿佛烈火般灼烧着身体——


被光所刺痛的双目就要流出泪水,他努力揉了揉它,努力睁开了眼。


第一个出现在面前的人是——


——名、名侦探?!




第二章 阴错阳差


工藤新一大早就接到了阿笠博士的电话,被邀请一起在晚上去博士家吃火锅。想到冬天寒冷,大家聚在一起吃火锅也没什么不好的,他就爽快答应下来。没想到,五分钟后——


“新一啊,我突然想起来,除了火锅用的锅和木勺,肉和蔬菜都忘记买了!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麻烦小哀.....”工藤新一几乎能想象出博士用无辜的眼神看向灰原哀,然后又被回瞪回来的可怜样子。“我现在在实验室做实验,也脱不开身......”


“好了好了,我去把食材买回来就好了。”工藤新一眯着半月眼,无奈地答应道。阿笠博士还是一样的健忘呢。


“哈哈,那帮我大忙了!”见他答应,博士乐呵呵地就要挂电话,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不过新一啊,专门用于火锅的食材好像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不到,要到更远的江古田那边!就是江古田高中附近,你应该知道的。”语毕,才放心地挂下电话。


米花町的便利店,虽然处在市中心但还是太小了,工藤新一回忆起来。相比之下,江古田虽然是个比较偏僻的区,繁华的百货商厦之类却有很多。前段时间不是还有人伪造怪盗基德写了预告函,说要偷商厦老板的圣诞树上的钻石么?结果最后搞得连真正的怪盗基德都出现了......说不准,他的住所就在那一带呢。


呵呵,不过肯定碰不上就对了,工藤新一自嘲地笑了笑。披上保暖的风衣,准备出发去买食材了。


叮咚——


突然传来了门铃圌声,工藤新一跑下楼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的青梅竹马,惊讶地张了张嘴,“兰?”


“说是‘立冬的第一次火锅’呢。”毛利兰笑了起来,“我也被博士邀请过去了。刚刚打电话给他,正好知道食材还没买的事。想着‘新一还没出门呢’,我就来找你了。”


“我知道。博士告诉我他忘了食材这件事后,才过了五分钟不到。兰通常会走路到这里,肯定会花更多的时间,所以是为了一起去江古田骑了自行车吧?而且手上还拎着购物篮,那就是打算要和我一起去江古田的超市了。”工藤新一自信地笑笑,“是推理呢。”


“真是的,这点推理我也可以做到哦。”毛利兰小小抱怨道,接着莞尔道:“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东京,江古田区。


开了暖气的超市十分温暖,柜台上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从加工品到速食品一应俱全。工藤新一挑了一车新鲜蔬菜、火锅用的汤料等。因为是海鲜火锅,还在冷冻区挑了许多海鲜——多数为鱼,也有少部分的虾类蟹类。挑完了食材,购物篮早就装得满满当当的了。


“还要买什么吗,新一?”


“这些应该就够了,”工藤新一瞥了眼购物篮,正要去买单却发现远处有个甜品柜,上面标着土曜日打折的字样。


再买一个柠檬派也不错。


这么想着的他向甜品柜走去,没有注意到一个和自己相貌有些相似的少年,也在这时为了寻找巧克力慕斯蛋糕而靠过来。两人同时向自己想要的甜品伸出手,结果就是撞了个正着。


“啊,抱歉。撞到你了。”


工藤新一本能地道歉,抬头对上对方双眸的瞬间却怔住了。


见到和自己长得极为相似的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对面的人显然也很吃惊,两人都愣愣地盯着彼此许久,工藤新一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这时兰惊讶地出声:“啊!是那个以前在街上见过的,和新一长得好像的人。”


“是啊是啊,”那人穿着便服,但看面容,也是个高中生模样的学生,右手和他一样提着购物篮,右手插在口袋里。总得来说,看起来十分平凡,应该没有任何让人在意的地方。“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和自己这么像的人。这还真是不可思议的事啊,我们不会是打出生起就不幸失散的孪生兄弟吧?”他吃惊地说道。


总觉得在发现自己的一瞬间,那种讶异的神情有一丝的不自然。虽然这种不自然感很快就消失了。少年看到他严肃的样子,不由显得有些尴尬:“哈哈,开个玩笑......”


——不,不是尴尬。


敏锐的他察觉到,虽然那种不自然感消失,少年却像是不敢于自己对视般,稍稍偏着头躲开他犀利的目光。就像是在拼命掩饰着不安一般,不得不通过没营养的话语稍微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缓解紧张。


目光游移,左脚转向便利店门口的方向,这是潜意识想要防御或逃离的表现。


“那我还有些东西要买,先走啦......”


就算是见到了和自己很像的人,也不应该会这样才对......说起来,怪盗基德......难道?!


“等等!”虽然不觉得世上会如此之巧的事,猛然想到某个怪盗也和自己有着相似的面孔的工藤新一马上喊道,没料那少年语毕就拎起购物篮,转个弯就消失在店中的人群里,他再奔过去,哪里还见得着那个影子?


“一定已经出去了!可恶,这样就不一定能追到了......”浪费时间在店里找了一圈,工藤新一推断道。咬了咬牙,他向青梅竹马喊了一句“兰!帮我买下单,我马上就回来!”后就冲出店去。


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必他还走得不太远,如果少年的身份真如自己所料,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怪盗的话,肯定会为了躲他而变装成其他人。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能够在人群中快速分辨出谁是他的变装的能力......


那么,如果是他推理错误,那家伙真的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呢?


——那就一定不会有那样的表现,也不可能像现在在这样突然消失在店里。说是巧合,这样的巧合却未免多了点,让人不想怀疑都不行。


“可恶,在哪里!”清晨的街道挤满了人,就算像这样四处张望也毫无意义。得要推理出那家伙逃跑的方向才行——工藤新一忽然有些后悔,没有事先用上自己还是江户川柯南时常用的伎俩,用眼镜定圌位圌器定位想要跟踪的人逃脱的方向。


最终他站定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心,再找不见那个少年的身影。突然被一位女性撞了一下,他回过头,听到那位女性吸了口气,突然声嘶力竭地喊道:


“抓小偷啊!!我的钱包被他偷走了!!!”


......


显然,是名侦探的特殊体质发生了作用,自带debuff·事件触发,仿佛龙卷风的风烟,会将除了身边熟人以外的所有人卷入风暴之中,带着足以对性命造成的威胁和强大的破坏力,是所有想要安稳生活的普通人都应避开的对象。


工藤新一对“小偷”这个词做出了反应,但很快就发现对方不是自己要找的对象,也是,大名鼎鼎的怪盗先生怎么会对区区钱包感兴趣?


偷了钱包的中年男人跑得不远,他犹疑了一下,还是暂时放下了基德的事追了过去。男人的速度不快,但完全没有减慢的意思,工藤新一一连追过了几个巷口,都没有追上,眼看对方就要消失在人群中,不由又想起身体缩小时万能腰带能变成的足球,如果有那个的话......


露过一个街区时,正巧看到几个孩子在踢足球玩。一个孩子退后三米,突然冲刺将球踢飞,正好被他伸手接过。


“你们几个,这个球借我一下,”路过前面的孩子时,工藤新一摸了摸圌他的头。“马上就还回来!”男孩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跑远,才想起那张脸十分眼熟,在新闻和报纸里出现过数次:“喂!是那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


工藤新一抱起足球就跑,耽误的时间里,男人已经跑远,但幸圌运地是也放松了警惕。


那人再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时,他毫不犹豫地扔下球。作为队里的先锋,甚至曾被专业球队邀请过的他球技精湛,尽管在对准那人的腿踢下去的前一瞬间,视野中猛地闪入一个人的身影——


是他?!


穿着和刚才碰见时一样的便服,有些蓬乱的黑发下,是一张和自己相似的脸,正是他在追的人。突然插入进抢劫犯和他的之间。


眼看即将踢出的足球就要踢到此人,工藤新一在千钧一发时改了球路。带着强风撕裂空气的球堪堪擦着少年飞过去,正中那中年男人的右腿,后者惨叫一声,就如所有被工藤新一制圌服的路人小角色一样,毫无形象地扑倒在地。


“他......”让侦探没料到的是,再去找那个少年的身影时,他忽然被一道强光刺得睁不开眼。再睁开眼时,少年的身影又再次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懒洋洋地趴在地上,像是刚从睡梦中清醒一般,竖起了毛绒绒的耳朵的......


“喵~”



03


评论(8)
热度(87)
© 暗语玩晴 | Powered by LOFTER